“小欢喜”后是什么?

剧照

剧照

    本报记者王亚茹

    热闹了一个夏天的电视剧《小欢喜》已于日前落幕,剧中的孩子们都离家上大学了,3个家庭也都有了“大团圆”的结局,那么,接下来的日子又会发生些什么呢?日前,记者采访了与电视剧中比较相似的3个家庭,听到看到了他们送走上大学孩子后的生活状态与场景。为保护隐私,本文隐去了他们的真名,以剧中人物的名字代替。

    送走小的

    开始伺候老的

    “方园童文洁”夫妇以为送走了“方一凡”和“磊儿”,可以安静地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并静等“朵朵”的出生了,但生活怎么会总是尽如人意呢?两个月后,“方园”的父亲病倒了,一年后母亲也病了,他们开始了伺候完小的、伺候老的日子。

    家有生病的老人,就好像装了一个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会“砰”的一声爆炸。“方园”的心每天都是揪着的,夜里最怕电话铃声响起,丹参滴丸已经成了床头必备药。至于联系医院、排队挂号、咨询病情、四处找关系求人问诊开药,再加上联系保姆、日常生活等琐细内容,几乎占据了大部分时间。

    身体上受点累不算什么,精神上还要备受折磨。老人和孩子不一样,有时固执得能把人气死。不仅要给他们当生理医生,还要当心理医生。“方一凡”不听话了,“童文洁”可以吼可以打,老人不听话了,能吼能打吗?一样的话需要时时说、天天说、月月说、翻来覆去地说,但效果依然几乎没有。

    更让“方园”感慨的是,和“方一凡”吵吵闹闹、每一天都鸡飞狗跳的日子,其实是快乐的,因为前方有个希望在等着:“方一凡”上大学了、工作了、恋爱了、成家了、有孩子了……有无限的美好和无限的可能在等着他们,想想就让人有无穷的动力。而面对老人的日子,却是有些伤感的,时间一天天流逝,老人一天天变老,基本生活技能也开始一样一样地消失。看着他们经常出现一脸茫然的表情,心里是很疼的。最无奈的是,无论如何努力、如何拼劲全力去做,在疾病和衰老面前,都是失败者。“小欢喜”后,有伤感,也有更大的责任。

    中年女人勇敢做自己

    孩子上大学前复婚的“宋倩”和“乔卫东”,一年后又“分居”了。

    多年与女儿“英子”的生活,让“宋倩”习惯了清净的日子。“乔卫东”搬回来后,家里好像一下子搬进来一台超大能量的蒸汽机,每天都在房间里散发出巨大的热量与噪音。衣服、袜子、鞋扔得哪儿哪儿都是,喝过的咖啡杯几乎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个,一个人睡惯了的大床突然变得狭窄了,夜静时分,“乔卫东”的呼噜声填满了房间每个缝隙,有时,还带着难闻的酒气。

    “宋倩”失眠了,整夜整夜睡不着,偶尔还会心慌并时不时地突然烦热、出汗,看“乔卫东”也开始不顺眼了。“乔卫东”嘴上说“多一个妈管也挺好的”,可当“宋倩”真的把他当成又一个“英子”来管理时,他还是有些受不了。

    “宋倩”知道,自己可能是更年期来了。看了医生、吃了药,医生说这种症状有可能绵延几年。“宋倩”于是和“乔卫东”商量,让他再次搬出去住,有事要随叫随到,周末可以回来吃饭。“乔卫东”不在的日子,家里终于安静了。“宋倩”每天按时吃药,按时睡觉,以前给“英子”炖的补品,偶尔自己也会炖些,每周两次去做瑜珈雷打不动,一年总要和好朋友一起出去旅行一次。渐渐地,心态越来越稳定了。至于“英子”,“一家三口”的微信群是和她的主要联系方式,偶尔,“宋倩”和“英子”也是会私聊的。“英子”离家后,也好像突然长大了,当“宋倩”告诉她和“乔卫东”分居的事后,“英子”并没有很意外,竟对她说,妈,我希望你做好自己。

    女人的一生,和男人相比,其实还蛮多苦涩的,那些生理上带来的创痛一个接着一个,月经、怀孕生产哺乳,中年后各种隐藏着的妇科疾病,乳腺、子宫、卵巢,哪一个都需要精心呵护。而当人生进入后半程时,还会有一个更年期像拦路虎一样,考验着女人最后的意志。

    “宋倩”想明白了,小时候,做人家的女儿,结婚后做人家的妻子和妈妈,现在,她要做她自己了。她要让自己每一天都不委屈地活。

    “小欢喜”后,是再出发。

    用爱和包容经营婚姻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