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怎能无好坏?只是不应论“出身”

  文 张济

  李荣浩近来大热。被追捧,被围观,被议论,这背后,是该看到创作型歌手被高度认可的可喜。如李健所说,世间也许不需要那么多歌手,但唱作人稀缺。

  最近的焦点是,李荣浩在《中国好声音》上为学员选了一首网络歌曲《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从而引发热议,网友认为该歌曲的音乐性不高难以和其他歌曲竞争。随后,李荣浩发文力挺网络歌曲:音乐没有好与坏之分。8月25日,李荣浩再次更新微博对此作出回应,称个人的不喜欢不要说这个类型的都是垃圾,个人不喜欢是个人自己的事,没必要一杆子全部拍死。

  李荣浩的长文,大意是,是否一首歌只要出生在网络,被大家熟知,不管多少人喜欢,就代表了低级。如果是的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我出生在穷人家庭,无论我多努力,就注定是下等人,永远无法登上大雅之堂吗?音乐没有好坏之分,不要再被误导,只有你喜欢和不喜欢这两种形式。请务必不要给音乐去分高低贵贱。

  李荣浩也真是认真。而这认真,除了要厘清是非外,还有对自己羽毛的爱惜。

  但这样的反应,也真是有点“过激”。网友也就这么一说,怕也没有针对所有网络歌曲的意思。网友认为《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这首歌曲的音乐性不高难以和其他歌曲竞争,这评价大体也是准确的——这首歌确实很一般。李荣浩也不必为自己一个动作的失手辩护,而把祸水引到网友否定所有网络歌曲上面来吧?

  李荣浩所说的,一首歌出生在网络不代表就低级,这倒是对的。文艺创作当然不能以出身论英雄,更不能以发表的平台分高下。就说歌曲吧?大晚会可谓大平台,但在那上面发表的应景之作多半平庸。顶级歌曲杂志上发表的,多数也泥牛入海。唱片专辑里发表的,除了主打歌,后面几首多半口水。网络上发表的,尽管也是默默无闻者多,可也有高度传唱、立意标新的。

  但有一个规律大体也没错,那就是,网络由于发表的门槛低,平庸泛泛之作,总是要多一些,好作品需要经过网友的发掘和二度遴选才能被发现。而传统平台,由于有了第一道门槛的把关,差东西要少一些。这情形跟当年大家对网络文学的评价是一样的。

  但李荣浩说:音乐没有好坏之分,不要再被误导,只有你喜欢和不喜欢这两种形式;请务必不要给音乐去分高低贵贱。这就有点混淆视听、藐视客观标准了。音乐真的没有好坏之分?就只能有喜欢和不喜欢这个主观性的评价标准?

  怕是不行。音乐如果没有好坏之分,就不会有经典与非经典之分了,就不会有的流传千百年而有的见光死了。

  音乐是人类情感的表达与宣泄。就说个人的情感吧,难道就没有个高贵与否的差别?今天多挣了二百块钱的“小欢喜”,和身处逆境时的强烈命运感之间,就没有个轻重、深浅的分别?依据这两种情感创作出来的歌曲,艺术性能一样?

  写什么也许不能决定艺术性,但怎么写总能见出高级与不高级吧。同样的情感,有的作者感触深一些,有的就浅一些;同样的题材,有的作者手法娴熟一些,有的就笨拙一些;有的旋律优美一些、清新一些,有的就平庸一些、烂俗一些;有的能更深入地表达多数人的情感、说出人人皆欲言而不能言的话,有的就不能。冯唐说衡量文学作品有一条“金线”,衡量音乐作品也该有一条“平均线”吧,总有显得高级一些的,也总有一些不入流的。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