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文物讲述那些峥嵘岁月

  ▲曾化东。(资料图)

  ▲曾化东。(资料图)

  ▲徐海东送给曾化东的军毯。

  ▲徐海东送给曾化东的军毯。

  ▲于会川。(资料图)

  ▲于会川。(资料图)

  ▲“大连地方法院”印章。

  ▲“大连地方法院”印章。

  本版图片除资料图外均由本报记者高强摄

  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的展厅内,一件件展品看似普通而陈旧,实际都蕴含着珍贵的意义和价值。这里,是中国检察史的开端之一;这里,是大连检察事业的起点和原点。凝视一件件先辈用过的物件,会带你穿越回上世纪四十年代,在硝烟未散之时,在岁月峥嵘之间,窥见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文物会说话,我们就来听听它们讲述怎样的故事。

  一条军毯的讲述:

  徐海东和曾化东的老乡情

  作为一条军毯,我经历过红军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艰苦卓绝、枪林弹雨、硝烟弥漫,也见识过关东地区检察事业的队伍壮大、制度完善、创新发展……身为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的“镇馆之宝”,我已是耄耋之年。趁着还“蛮扎实”(湖北方言:身体结实),就和大家絮叨絮叨我的故事。

  说实话,我有点记不清什么时候和徐海东将军结缘的。是1926年北伐战争时,还是1927年的黄麻起义时?从家乡黄陂县开始,我陪着他一路风风雨雨……为了革命,我的这位老伙伴每每冲锋在前,他劳累过度,病倒在皖东战场上。1946年9月,他带着我来到大连休养。在这里,我见到了曾化东。

  1948年10月,在大连地方法院,两位湖北老乡的大手紧紧握在一起,开始“答家常”(湖北方言:聊天)。曾化东说起1933年在四川南江作战时,曾救了一名伤员,当时也没时间辨别是谁,抬起来就向山坡跑,结果为躲炸弹,曾化东和伤员滚下了山坡。再睁开眼时,听到伤员半昏迷中说“讨厌!讨厌!”这是徐向前元帅打仗时的口头禅啊!徐海东说,“你小子蛮好,把老徐救了?”曾化东说,也就和老乡说说,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对嘛,说说在大连的工作吧。”曾化东就说起了他从1946年7月接替去世的于会川担任大连地方法院院长后的工作:办理了全地区84%的刑事案件和78%的民事案件,制定了《惩办汉奸条例》等制度,主持审判大汉奸张本政附敌祸国案等。听得徐海东连连点头,鼓励曾化东再接再厉,为大连、为关东解放区做好司法工作。最后曾化东表态,现在大连地方法院已经在关东高等法院领导下工作,相信会进一步完善关东解放区的司法体系,真正建立起审判制度和检察制度。

  两位老乡聊得非常开心,临告别时,徐海东看到曾化东的被褥非常单薄,便将我留给了曾化东。

  从此,我就跟着曾化东,看着他和检察同仁们从起草撰写法律文书到开展司法工作。从《关东各级司法机关暂行组织条例草案》《关东高等法院各部门(庭、处、室)工作条例》《旅大检察工作条例(草案)》看到大连司法机关不断完善健全;看到旅大地区人民检察署成立,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新三反运动中打击贪污贿赂,建立一般监督和公诉制度,调查日本战犯和伪满汉奸罪行;看到旅大市各级人民检察署相继改称人民检察院,检察机关的组织体系全部建立,审查批捕、审查起诉工作全面开展,诉讼监督逐步深入等一系列喜人的成绩。这期间,1955年曾化东开始担任旅大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

  1960年10月曾化东任辽宁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他带着我离开了这座留下他工作印记的城市,到了省会沈阳。1970年3月25日,徐海东将军逝世于郑州。消息传来,曾化东捧着我痛哭,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老乡离开了……

  2012年,曾化东将我捐赠给了刚刚成立的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从那时起,我就静静地被安置在现在的位置上,向新时代的检察人诉说着关东检察的峥嵘岁月……后来,徐海东将军曾经战斗过的39军博物馆曾希望将我作为珍贵遗物移转到那里,他的家人认为我见证了大连检察的发展历史,信守对曾化东的承诺,将我留在了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