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奸反特惊险堪比《一双绣花鞋》

  博物馆老照片记录红色历史。

  博物馆老照片记录红色历史。

  展板对审判张本政一案的记载。

  展板对审判张本政一案的记载。

  作为关东解放区民主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东解放区检察机关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通过履行侦查职能,锄奸反特,捍卫新生的民主政权。他们在中共旅大党组织的统一领导下,与公安、法院等机关共同配合,同妄图颠覆新生民主政权的日伪残余势力、国民党反动势力、特务汉奸、封建恶霸,以及其他反革命分子展开了坚决斗争。

  自1946年至1949年,检察机关与公安机关、法院共联合办理各种民事案件2958件,刑事案件6499人。

  歼灭“暴力团” 大连版《一双绣花鞋》

  1946年1月25日(农历腊月二十三)下午,大连市岭前分局破获一起抢劫案,得悉逃脱的王国屏正在策反我公安人员。时任市公安总局副局长、市委社会部部长于会川听取汇报后,认为此案可能隐藏着敌人的一个巨大阴谋,遂决定派人与王国屏取得联系,伺机打入敌人内部。

  1月26日下午,打入敌人内部的侦察员送来情报,称敌首脑机关正在西岗区富久町141番地(今西岗区大同街一带)一幢小白楼开会。于会川接到情报,即刻指挥人员封锁小白楼,一举捕获国民党大连市党部代理书记长、第四独立团政治部主任刘世德,团长汪逢玺,参谋长谷世卿等人。

  当时,他们正在谋划于农历除夕趁居民燃放鞭炮之机进行武装暴乱。现场还搜取了国民党在大连的组织的花名册、工作计划、电报密码本,以及枪支弹药和各种印章、委任令状等证据若干。

  在罪证面前,狡猾的敌人不得不低头认罪。

  据供认和证据显示,国民党在大连市共有地下党员860多人,骨干分子165人,已有175人混入我民主政权内部。这说明暴力团已在暗中掌握了相当数量的武装,并已深深地打入民主政权内部,一旦时机成熟,即行夺取人民政权。

  市公安总局随即在全市进行大搜捕,先后共逮捕200余名案犯。歼灭国民党大连市党部及其第四独立团,使大连人民特别是一些怀有正统观念的青年知识分子,认识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本质,同时彻底捣毁了国民党反动派在大连市的组织系统和地下武装力量。

  附敌祸国  张本政接受人民审判

  张本政(1865-1951),旅顺人。甲午战争时即投靠日本特务高桥腾兵卫,随后伙同日本特务经营海运贸易等,仗势压榨百姓,掠夺民财,积极资助日本侵华。

  1947年1月15日,大连地方法院院长曾化东在《人民呼声》报向全市人民发出通告:“兹定于本月在大连市政府礼堂开庭审判大汉奸张本政附敌祸国一案。”开庭审判时,前来旁听的大连市各界代表有七八百人,苏军也派代表参加了旁听。

  时任大连市公安总局政治部主任宋光以代理检察官的身份出庭支持公诉。宋光痛陈了张本政充当汉奸附敌祸国的罪恶历史,指出“从上述历史来看,张本政自1894年(光绪二十年甲午战争)至1945年(八一五事变),共给日寇效劳51年,前后任要职49种。正因为他奉敌有功,故其事敌职务是逐渐增高,由商业上升到经济、政治上。日寇侵华越疯狂时,他做的事就越重要。从张本政的历史上看,他是一个从头到尾、从里到外的老汉奸,是中国人民尤其是旅大人民的公敌”。

  宋光在公诉状中共列举了张本政八大罪状,分别是:“充当日寇侵华的先锋”“奴化旅大人民的思想”“倡导十足的汉奸理论”“积极地支援日寇的侵华战争”、“剥削同胞献媚敌人”“为效忠日寇残害同胞”“甘愿认贼作父,罪大恶极”“在日寇投降后死灰复燃。”

  庭审进行了6个多小时,秩序井然肃静。这次庭审效果非常好,得到了参加旁听的苏军代表的肯定,称庭审法官和检察官“挺有气魄”。法庭休庭之后进行了合议。开庭前,驻大连苏军当局对张本政一案的处理曾有倾向性意见,建议判处有期徒刑8年。为了照顾苏军对外关系和分化瓦解敌伪残余人员,大连地方法院经研究,在请示上级批准后,于1947年3月20日公开宣判:“张本政附敌祸国始终效忠于日本军国主义,积极支援侵华战争,减处有期徒刑12年,褫夺公权终身。因念其年老多病,所科徒刑暂缓执行。被告所有之财产,余酌留部分维持其家属生活外,全部没收。”后来,张本政继续从事反革命活动,1951年6月10日,被旅大市人民法院以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执行枪决。

  本版文字据《关东解放区的人民检察制度》 图/周媛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