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中国最早建立“红色司法”的城市

  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外观。

  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外观。

  博物馆的内部展示。

  博物馆的内部展示。

  博物馆大门上悬挂的牌子。

  博物馆大门上悬挂的牌子。

  文/本报记者 周媛

  图/本报记者 高强

  旅顺城区迂回蜿蜒的小巷深处,一栋始建于上世纪40年代的三层西式小洋楼,静静地伫立在明媚的阳光下。

  小洋楼最初的主人,是上世纪旅顺爱国民族资本家周文贵的后人。小楼建筑面积500多平方米,造型精巧别致。树影斑驳的大门两侧上,悬挂着两块做旧的墨绿色金属铭牌,一块是小楼的门牌“和顺街45号”,另一块书有“关东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办公旧址”字样。

  在有着“一个旅顺口,半部近代史”的小城,类似的“旧址”“故居”并不鲜见,而其所谓“关东”的名头,也常常令人对曾以此为址的那座“高等法院”的属性产生误会。

  很少有人会想到,这座看似平常的小楼,有着一段鲜为人知,却足以载入史册的特殊履历,它收藏了一个尘封的“历史之最”——大连是新中国最早建立红色司法体系的城市。

  2010年10月,时任大连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赵建伟在国家检察官学院文化长廊内,发现了这座小楼的一张照片,照片注明“坐落在旅顺、曾经是关东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办公地址”,它代表了大连检察发展的光辉历史。赵建伟检察长遂向最高检申建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不久申请得到批准。

  筹建过程中,负责此事的检察官们先后走访老干部和知情者150余人次,搜集文物100余件,查阅卷宗材料3万余份,搜集文献资料2000余件,翻拍、复印史料近百份,录制声像档案15个,撰写调研笔记3万余字……

  从2012年起,和顺街45号被作为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的馆址,同时也是国家检察官学院大连分院的教学基地。

  日前,《大连晚报》记者走进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仿佛穿越时空,我们回到上世纪40年代——大连作为特殊解放区那段风云激荡的日子。那些珍贵的展品和图文展板,拨开历史的迷雾,还原一段段险象环生的除奸反特破案故事,连缀起新生的大连民主政权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惊心动魄的诞生历史。

  “我们党领导下的城市搞警察,大连是第一个”

  和顺街45号被作为关东高等法院办公地点是在1947年4月至6月间。关东,即关东解放区。解放战争时期,关东解放区,又称旅大地区,旅大金地区、大连地区。

  在此之前,1946年1月底,大连已经有了在共产党隐蔽领导下的大连地方法院。

  时任大连市委书记韩光,后来在回忆当年为什么成立大连地方法院时说:“当时虽然还不懂用‘法治’二字。可是我们迫切地需要运用人民法院这一专政工具,对当时的敌人、特别是国民党恐怖组织、暴力团、地下军作斗争。为了动员广大人民群众更有效地和他们作斗争,就非得运用人民法院这个国家机器不可,这是广大人民群众喜欢接受的一种有效的斗争方式。”

  大连地方法院的设立,有着举足轻重、首开先河的历史意义——1946年2月,时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政治委员罗荣桓路过大连,去莫斯科治病时说:“我们党领导下的城市搞警察,大连是第一个。”

  据学者考证,不仅大连公安机关,大连的检察机关乃至大连的审判机关,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城市里第一个搞起来的。

  此后,为了加强关东解放区的统一领导,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海陆封锁,1947年4月,旅大地区成立了共产党领导下的关东公署和关东高等法院,现今的人民检察博物馆大连分馆当年就是关东高等法院第一个办公地址。

  “穿帮”警服背后的斗争智慧

  你能想象得到吗,我党领导下的大连地方法院,最初是由日本殖民统治时代的旧法人员组成的机构基础上建立的。

  资料记载,1945年12月18日,大连市政府在其内部成立了一个由旧法人员组成的“大连地方法院接受委员会”。该委员会的五人都属于旧式留用人员,其中有的在日寇统治时期当过律师,有的在律师事务所当过代书。由于受日本帝国主义奴化文化教育很深,他们对中国共产党很不了解,犹如惊弓之鸟,谨小慎微。在经过思想工作后,这些人逐渐消除疑虑,表示愿意为新生的民主政权工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