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纪念馆为何设在高台

  习近平总书记8月20日上午来到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瞻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和阵亡烈士公墓,向西路军革命先烈敬献花篮,并参观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

  那么,西路军纪念馆为何设在了高台县?

  1936年10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之五军、九军、三十军和总部直属部队21800多名将士,在甘肃靖远一带强渡黄河,出征河西走廊,由此揭开了西路军悲壮的历史。

  西路军西渡黄河,孤军奋战。历经古浪、永昌、山丹等大小百次战斗,几乎无日不战。他们先是执行“宁夏战役”;继而担负“在河西创建革命根据地,打通国际交通线”的任务。遭遇了六倍于己的蒋介石中央军以及“马步芳、马步青”地方军阀的“围剿”。最后,被迫放弃了在永昌、山丹建立根据地的战略设想,以第五军为前锋,继续向西挺进。

  1937年1月1日,五军军长董振堂和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率3800多名将士一举攻占高台县城。同时,西路军总指挥部、9军、30军也相继到达了沙河堡、倪家营子一线设防。

  高台县位于河西走廊中部,南靠祁连、北依合黎山,是红军西进的必经之路。县城是个大土围子,傍河南岸,建于明代,城墙高约10米,东西城门均有城楼,历来为河西重镇。

  1月12日,马家军之马彪、马禄、韩起功等率骑、步兵2万多人,包围高台,切断了五军与抚彝红军的联系,并派出一部分兵力钳制倪家营子地区的红军主力。

  战斗最先从孤立险要的城西北角开始,守城部队虽全力抵抗,视死如归,却无法阻挡马匪如潮的攻势,一周后,城西失守,守城部队无一生还;同时,城东也遭到马匪不分昼夜的轮番进攻,双方伤亡难以计数。5天后,城东失守。

  经过多日与数倍于己的敌人血战,五军的人员伤亡和弹药消耗非常大,部队的处境万分危急。董振堂深知死守下去,将更加险恶。他命令骑兵团在城北挖洞,做突围准备,当晚,骑兵团就在城北大佛寺后面的城墙下挖好了一个大洞,就等董振堂下令突围。

  凌晨4时,正当董振堂组织部队突围时,突然接到政委黄超派人送给他的急信,大意是:“高台是打通国际通道的重要据点,总部命令坚守。”

  随即,董振堂在城内的天主教堂召开营以上干部会议,宣读了黄超的来信,命令:坚决守住高台,人在阵地在,誓与高台共存亡。此时,董振堂已下了必死的决心。

  18日,敌人把城西关的民房院落打通,开始向城内涌动。此时,五军守城将士已多数血洒疆场,机关干部、战士、炊事员、马夫全部投入了战斗。弹药打光了,战士们就用大刀、石块等能拿到手的利器与凶悍的马匪展开搏斗,一些身负重伤的战士或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或抱着敌人滚下城墙,场面极为惨烈。

  20日清晨,敌人倾其全部,再次冲上城墙,守城的战士前仆后继,浴血奋战,正当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原收编的300名民团哗变,打开城门,马匪像饿狼一样冲进了城内。

  高台沦陷。董振堂率一部分人员,从东门沿城墙向东南角冲击,敌人的一颗子弹从他的左胸穿过,他身体一晃,就从城墙滑了下去,鲜血已浸透了他的军衣,董振堂壮烈牺牲。

  在此之前,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同警卫人员在坚守一地主大院时,已全部壮烈牺牲。

  八天七夜的高台血战,不但是西路军,也是红军组建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次战役。董振堂、杨克明、13师师长叶崇本、参谋长刘培基、骑兵师师长董俊彦、政委秦道贤等3800多名将士,几乎全部壮烈牺牲。

  五军是1931年宁都起义时组建的,董振堂是起义的领导者之一。阵亡的将士大多是从雪山草地走过来的红军战士,他们是我党我军的宝贵财富。噩耗传来,令无数人为之悲痛。

  据《人民政协报》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