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惠芬这本《寻找张展》你看了吗?

  “当当没货了!”“京东需要补货!”“库存没啦!”……

  茅盾文学奖入围名单公布第二天,作家出版社编辑向萍的电话就被发行部同事打爆了。各方订单纷至沓来,作家社迅疾做出决定:加印!这本入围茅奖、如今正在火速加印的作品就是咱们大连作家孙惠芬的小说——《寻找张展》。

  《寻找张展》讲述了一个青年寻找遭遇空难的父亲的人生经历的故事,却是以朋友母亲的视角展开叙述。

  这部作品最早刊发在《人民文学》上。卷首语上,编辑写下这样一段话:“这是一部镜面清晰可鉴而棱面立体感十足的文本:青春秘密与官场隐秘、身心成长与政治生态、代际冲撞与人心交互……曾几何时,在假借爱与权力的名义所行驶的社会势利关系的巨轮面前,小的们或搭乘或被碾压,新一代的被动苦闷人生似已命定,但是总有张展这样的新人在喧嚷凌乱中沉默自立,如同风吹沉霾,渐渐现出清新的面孔和清澈的眼神。”评论家李敬泽认为,这是一部对作家来说具有难度和重要意义的作品,小说以寻找张展为线索,触及到了两代人甚至几代人之间的情感关系,作者试图在父子、母子之间重新建立一个具有整体性的意义世界和价值世界。

  评论

  成长中的少年孤独

  文 柳建伟

  20多年来,孙惠芬以一种“挖一口深井”的坚持,致力于用小说描绘物质日益丰富的当代中国人的精神贫乏、孤独与苦闷,先后创作了《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致无尽关系》《上塘书》《生死十日谈》《吉宽的马车》等作品。长篇小说《寻找张展》,是孙惠芬描绘这个主题的又一重大收获。

  张展的父亲赶上了高考恢复的年代,考上了大学,脱离了土地,进入了县城。为了让自己的命运和祖辈的命运彻底不同,他追求到了县城小有背景的女同学。这对夫妻随着中国变化的大潮,开始了不甘平凡的人生。

  而张展的童年时光,遭遇的却是强制性与农村的亲人们隔绝,粗暴地被阻断对小吃部土豆饼的亲密接触。刚刚懂事到情窦初开,张展经历的是父母对他绘画爱好的压制,对他重要朋友流浪女月月和女同学吕梁的极端对待。在张展十四岁这年,父母又强行把他从山西故乡送到了大连,在交换妈妈的监管下继续读书。

  脱离了父母监管的少年张展,开始了对自由的追逐。他戴着月月送给他的毛线帽,结交了申一申等新朋友,更重要的是认识了因为贫困放弃了绘画梦想的女孩斯琴。斯琴主动为张展做人体模特,开启了张展的绘画之路……

  父亲死于空难,让张展的生活彻底发生了改变。他尝试用绘画还原心中父亲的形象,他开始到医院肿瘤科做志愿者,对自己的少年无知进行反思和忏悔……

  在望子成龙风行几十年的中国,像张展这样度过孤独童年少年时代的年轻人,恐怕是要用亿这个计量单位来计算的。张展身上特有的少年孤独,渐渐地浸透了我们,从皮肤直抵内心。

  在阅读《寻找张展》的过程中,常常会想起《少年维特的烦恼》《麦田里的守望者》和《追忆似水年华》的前几卷,偶尔还会想起《约翰·克里斯朵夫》描写主人公少年时代的文字。能在阅读时产生这样的联想,这是《寻找张展》值得珍视的地方。

  自述

  “他”就在那

  文 孙惠芬

  《寻找张展》对我来说算是天外来客。2014年5月,《后上塘书》的写作进入尾声,出版社朋友打来电话,说要我写一部关于大学生志愿者的小说,有原型。我怎么可能去写命题作文?再说,手头的长篇耗尽心血。还好,跟她说了我的想法,她立即表示理解。可在结束电话时,不知为什么我跟了一句:“这是一部救赎小说。”就是这句话惹来麻烦。

  长篇完成不久,朋友又打来电话,说她非常感兴趣我说的救赎主题。又过两个月,在我身心难得的放松时,朋友又打来电话,说她已经用我的名字报了选题。我说报了选题也不写。还好,朋友还是表示理解,还是同意不写。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