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故里”引来头衔纷争

  哪吒最近很忙!近日,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大卖。电影市场上的风吹草动,逃不过有些地方的“敏锐嗅觉”,诸如“哪吒故里”“中国哪吒文化之乡”的头衔纷争好不热闹。据媒体报道,全国至少有四个地方参与“哪吒故里”之争:四川的宜宾、江油,还有天津的河西区,河南的西峡县。

  一个哪吒为什么有这么多故里?在常识中难以作答的问题,或许只能用神话中哪吒的“三头六臂”来解释了。同时,各地对“哪吒故里”的争论,并非是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宜宾市前两年就已有“哪吒故里”的文件部署,而且各种考据细节也较为“丰富”;而其他三个地方争夺“哪吒故里”也并非“空穴来风”,或多或少都有与哪吒故事有关的人物原型、文化遗迹和历史传说,从各自所持说法、证据来看,很难说得清“哪吒是哪里人”。

  有趣的是,这次参与哪吒之争的四川江油,曾在早年间与湖北安陆、甘肃天水,甚至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市角逐“李白故里”。至今,“李白故里”依然存疑。

  放眼全国,对争抢故居热衷的城市不仅是江油。近几年,各地出现了“炎帝故里”“老子故里”“诸葛亮故里”“曹雪芹故里”等名人故里之争,甚至还闹出了争抢“西门庆”的笑话。

  正是各地此起彼伏的故里之争,使得期间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印发通知,要求各地在对名人故里、故居或文化遗址开发利用时要“合理适度”,“不宜对文艺作品中虚构的人物进行命名故里等活动”;“严禁利用历史或文学作品中反面或负面的人物形象建设主题文化公园、举办主题文化活动等”。

  如果在争夺名人故里时,名人的生平事迹还算有据可考,各方争议有一定历史对话基础的话,那么对神话传说人物“故里”的争夺,根本没有办法考证。

  文献资料的匮乏和模糊,是神话人物细节难以“科学还原”的主要原因。在各地所列证据中,都是各自展示对自身立场有利的历史文献。这些历史文献散落在历史长河,即便有名有目,谁又敢说没有作伪的嫌疑呢?有关哪吒的“历史遗迹”,究竟是先于哪吒而造的“古物”,还是比附哪吒的“人造景观”呢?

  因此,想要在古代先民残破的历史留存中,“创造性”地有所发现,要么是异想天开,要么是有意而为。在无史可据的局面下,争议“哪吒故里”究竟在哪儿,缺乏严肃的学术规范。

  争夺神话传说人物故里,背后还是功利的文化产业发展观在作怪。诸如“孙悟空墓”“西王母墓”的被发现,尽管各地都请到了“专家”,证明其遗迹有文献可考,但这种神话人物的“故居”“遗址”,就像神话一样,带给人们的是无尽的迷幻感。

  文旅开发以情景交融打动人、文化积淀震撼人,才能满足游客“诗与远方”的需求,不能把文化变成资本和权力的“跑马地”,让搭台的经济唱了本该是文化的戏。生搬硬套、穿凿附会,制造一些在历史中突兀、在现实中扎眼的“奇葩”景点,这样的文旅开发思路要不得,更走不远。

  与其寻遍经籍,急着和哪吒“认亲”,还不如像《哪吒之魔童降世》一样,赋予哪吒新的时代个性和人物生命力,从经济意义而言,这才是一条长远的文旅开发之路。

  就如神话学家袁珂先生所言,“神话没有消失,新的神话还在产生”。如哪吒一般,那些神话传说中熠熠生辉的英雄,理应成为当代文创产业发展的灵感源泉,而那些争夺神话传说人物故里的闹剧可以歇歇了。

  本版稿件图片除署名外均据《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