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以后他们找到了尊严和价值

  一九七五年三月,被特赦的人员动身前往北京参观。

  一九七五年三月,被特赦的人员动身前往北京参观。

  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王耀武。

  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王耀武。

  晚年黄维(左)与邱行湘。

  晚年黄维(左)与邱行湘。

  王耀武

  周恩来安排

  他与女儿在北京团聚

  济南战役之后,一直到1968年病逝,王耀武在国共党史整理、两岸和平、一生总结方面做了大量有益于世的工作。

  王耀武在功德林(北京德胜门外功德林战犯管理所)改造开始时,思想还有顾虑。毛泽东叫罗瑞卿转告他说:“你功是功,过是过。你的抗日功劳我们共产党人是会永远记住的,只要你安心改造你很快就会回到人民中间的。”王耀武听后十分感动,此后他是管理所中改造最积极的人之一。

  1959年,王耀武被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批特赦释放,1961年2月被任命为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1964年12月特邀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1963至1964年间,王耀武多次参与国庆等重大活动,在中南海和颐和园多次受到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热情接待。闲暇之余,他还去参观东北、西北、华东、华中各地工业建设,巡礼各省建设状况。

  女儿王鲁云回忆,“1948年之后就一直没有父亲的消息,直到1959年。从那时开始,才可以写信给父亲。”

  “1965年的一天,家里电话响了,是《大公报》社长费彝民的电话。那时候我们很低调的,很少有人知道我们是王耀武的后人,但费彝民有办法。费彝民告诉我,是周总理问我父亲家人在哪里,父亲就说在香港。总理就指示费彝民寻找我们,并邀请我们去北京与父亲团聚。”

  到了北京,王鲁云见到了杜聿明、郑洞国、宋希濂、廖耀湘等五六个旧时的伯伯,“我请他们吃饭,从友谊商店买了烟、肥皂、牙膏、牙刷、花生米、糖果……每个人送一兜。他们拿着我送的礼物,都高兴得不得了。”

  王耀武的妻子后来与王耀武离了婚。“离婚是母亲提出的,是为了让父亲能够在北京找一个人来侍候他。”王耀武女儿王鲁云说。

  1966年冬,在周恩来关心下,王耀武与北京八十二中教师吴伯伦结婚。1968年,王耀武因病逝世于北京人民医院高干病房,享年六十四岁。1980年7月29日,中共中央统战部、全国政协为他与溥仪、廖耀湘等三人补开了追悼会,置骨灰于北京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邱行湘

  原想当个搬运工

  却当上文史专员

  邱行湘永远记得1959年12月4日那天,他拿到了盼望已久的“特赦证”,作为第一批被释放的国民党战犯,他下一刻的身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七天后,十名获释战犯在中南海西花园见到了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你们下一步的志向是什么?”周恩来问。

  在这些人看来,原本戎马倥偬的抱负在成为战俘那天就戛然而止,经过十年思想改造,他们最想做的就是解甲归田,从此与世无争。杜聿明说他要当木匠,杨波涛表示他更倾向做一名农民,而邱行湘自嘲有使不完的力气,可以当一名搬运工。

  “你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有义务和责任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以示后人,历史有正面和背面,它不光为胜利者拥有,没有背面也就没有正面。”周恩来微笑着说。周恩来继续说他打算在全国各省市政协所辖的各个专家会中,增设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在这个委员会下面设立文史专员办公室。“你们的职位就是文史专员,身份就是国家干部。”

  三个月后,周恩来的承诺兑现。

  此时邱行湘已回到南京,每日在江苏省政协文史专员办公室坐定,第一件事就是阅读《文史资料选辑》,某天读到《蒋介石解决龙云的经过》这篇文章时,邱行湘呆住了,作者正是与他分别不到三个月的杜聿明。明面上,邱行湘为杜聿明的文章感到“钦佩”,但由于两人分属原国民党内部不同派系,邱行湘暗自较上了劲,不久《洛阳战役蒋军就歼纪实》写成。

  黄维  

  

  痴迷发明永动机

  要把内战损失夺回来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