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饭馆

    王岫岩

    这个坐落于瓦房店的小镇名叫“永宁镇”。在这个小镇上,每天都有不同的故事发生,这里生活着我的母亲,有我成长的记忆,还有母亲的饭馆。

    母亲已经50多岁,矮个子,小三角眼,两片厚嘴唇,样貌不算出众的母亲在人群中总能第一个被人识出,因为她有着天生的一副高嗓门。亮堂的声音就像她亮堂的性格一样本真、坚强、善良。

    我的父亲是在我弟弟念小学的时候得的重病,后来去世了。母亲的小饭馆养活了我们一家子人。其实就是个小吃部,三四张桌子,几个木头制的四脚凳。桌与桌之间没有隔断,吃饭人的言谈举止会完全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母亲每天早早起来,不吃饭就骑着自行车去买菜了。她每天必须把24小时当成25小时来过,因为母亲既是母亲,又是父亲,还是采购员、服务员、厨师,以及这个小饭馆的“老板”。天气暖和的时候还好一些,冬天对于母亲和她的那辆自行车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在坑坑洼洼的结冰土路上,母亲会时常摔跤。我常能看到冬日里,母亲骑着自行车在极不平坦的路上颤颤巍巍地顶着北风前行。母亲的身体哪里是北风的对手!她不得不向肆虐的狂风妥协,推着自行车低着头、弓着腰向前挪。一年四季,周而复始,母亲都是骑着她的自行车去买菜,推着挂满菜的自行车走回来。

    随着我和弟弟的长大,母亲的饭馆也逐渐成长。用三合板隔开了两三个包间,包间之外搭配着几个散桌,木头靠椅也要比凳子稍微舒服了些。当地镇政府知道了我家的情况,村里还有镇上的领导给予我们很多的帮助。有了政府的帮助、母亲的努力,我们的生活也渐渐好起来。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从小家到大家都发生了变化。家门前的土路铺成了柏油马路,母亲的自行车也退了休。新上岗的电动车前面的两个电灯像极了蜻蜓的眼睛,所以我给母亲的电动车起名叫“小蜻蜓”。母亲有了“小蜻蜓”之后,买菜省力了不少,特别是骑在平坦的马路上,稳稳的,我们看着心里也踏实了很多。

    门前的那条柏油马路翻新了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平坦、一次比一次宽阔。它像一个成熟稳重的汉子,袒露着他结实而健硕的胸膛。马路的两旁挺拔的路灯,像一个个眼明心亮的哨兵,威武得不行。母亲的小饭馆在马路的一侧,在路灯的照耀下,变成了二层的小楼。每个包间里,旋转的桌面,穿着猩红祥云锦缎花裙的椅子,看上去就喜庆。母亲的饭馆升级成了农家乐,最近一年又增加了铁锅炖的项目。将近80岁的姥姥看见了说:“现在的人是怎么了?围着一个大锅台吃饭,得劲吗?”我说:“姥姥,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人们就是寻找这种味道,吃的是这种感觉。”母亲在一旁听着也止不住笑。

    我们合计着让母亲学个驾照,开车买菜比较方便。母亲却说,现在买菜都是送货上门的,一个电话就什么都搞定了,连付款都是用手机支付。我惊讶地问:“老妈,你什么时候会用手机付款了?太时尚了吧!”母亲说:“你姥姥都有微信了,我还能不与时俱进吗!”冬天!冬天!再也不用担心冬天那呼啸的北风会不会打透母亲的衣服,母亲再也不用和北风抗争了。

    姥姥、母亲还有我,我们三代人都沐浴在党的阳光下。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要引吭高歌,感谢我的国,让生活承载着光明与希望;感谢我的命运,让人生承载着爱与坚强!我爱我的国!我爱我的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上一篇: 我的创作灵魂
下一篇: 《蓝湾之上》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