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街焖子

  文 温凌毅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在地区医院妇科门诊工作。一日,我同妇科王大夫一起来大连,参加一个“地方妇女病普查”的会议。我俩乘的是早班车,相约不在家吃早饭。到大连后,王大夫说:“我带你去吃好东西。”

  出了火车站,她带我左拐右拐,走进一条小巷。我清楚地记得,那条巷子里全是路边摊儿,有的摊位搭个棚子,有的直接露天,一副脏乱差的景象。可小吃的种类却是丰富多彩、花样众多。除了豆浆油条烤地瓜包子煎饼大火烧之外,有些我从来没吃过。

  王大夫带我直奔一个有棚子的摊位,看她轻车熟路的样子,就知道她是这里的常客。她点了两盘焖子,只见师傅熟练地用一个小扁刷,均匀地把油涂在平底锅里,然后拿起一大块生焖子放入热油锅中,再用铲子边铲边压碎成小块。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焖子。

  我问师傅:“为啥不用刀切呢?”答曰:“决不可以用刀切,必须要用铲子,把块压得越小越好。这样入味,否则风味就差了。”

  锅里原本是灰色的焖子,从内到外逐渐地变成了浅白色、淡黄色,通体晶亮透明,看着软软糯糯的。当上下都结了一层黄灿灿的嘎巴时,一缕缕焖子的异香便扑鼻而来。

  焖子出锅了,分盛若干只有掌心那么大的小盘,盘里插着一把细细的小叉子,是用很软的细铁丝缠成。用木板搭的简易的桌子上,放着用蒜泥、芝麻酱、酱油调和成的蘸汁。我跟王大夫学着往盘子里浇了一勺汁,就用小叉子叉起一块焖子,蘸着汁吃。这金黄油亮,香辣扑鼻的焖子一入口,就让我感受到了这另类的人间美味了。

  焖子历史悠久,为大连特有。由地瓜加工成的淀粉,除了能做粉条粉皮以外,还可调水熬制成焖子。这活儿很有技术含量,水加多了,焖子切不成块;水少了,又易夹生。熬好的整块焖子只是半成品,被切成大块出售。经过终端买家的加工,便成了美食焖子。

  第一次吃到焖子,软硬兼之、口感独到;香辣有之,味道上乘,区区一小盘,还不够我塞牙缝的,王大夫又点了两盘。

  我跟师傅商量:“你给多放点油呗?”

  师傅却说:“煎焖子用油多少是关键,油太少了容易糊锅底,油放多了会使焖子腻腻的不上嘎巴。只有合适了,焖子两面煎好后,那层嘎巴才能焦黄酥香的。”风卷残云,第二盘焖子,几叉子就进肚了。一盘两毛钱,再来两盘。

  我问师傅:“咋不大点火?”答曰:“炒焖子的火候可是有讲究的。火不能太大,时间不能太短,否则焖子容易炒不透。外面看着好了,但里面是实心的,进不去味儿,必须用这种烧煤的大炉子,滋润着炒才好吃呢。”

  据说焖子的诞生有百年左右,是从鲁菜发源地山东胶东一带传到大连的,在大连大约有七十多年的历史,民间盛行才五十多年。焖子传到大连,经过一步步改良,形成了带有地方特色的名小吃“大连焖子”,虽然极平凡,却是小吃明星,是令人趋之若鹜的街头美味。

  30多年过去了,我仍然忘不了大连焖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