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书屋”诞生记

  前些日子,女儿又从图书城抱回一大摞新书,看她一本本分门别类排列在书架上,我情不自禁地又陷入四十多年前无书可读的贫瘠岁月。

  那个年月的农村,连饭都吃不饱,更谈不上读课外书了。班里有个知青的孩子叫张秀,每当她回济南的奶奶家,总能为翘首以盼的小伙伴们带回十几本小人书。像《保密局的枪声》、《黑三角》、《春苗》等图文并茂的连环画,都让没有课外读物消遣的我们欣喜若狂、爱不释手。课余,我们都专心致志地沉醉在那精彩的故事情节里。

  作业不多,课余闲得慌,我只好把语文课本再拿过来,一遍遍翻看优秀的图文篇章。时间长了,我几乎都能倒背如流,过目成诵。那些精彩的文字,我往往读着读着,一种强烈的画面感就跃然眼前。于是,即兴提笔画插图,比如《挑山工》、《劳动的开端》等优秀课文,直到今天,我都记忆犹新。这也许是一种没有书读的强烈饥饿感吧。

  上了初中,同学手里的《作文通讯》、《作文》、《少年文艺》等优秀读物,我都想方设法借来,巧妙地避开老师的视线,争分夺秒地品读。有时哪怕面目全非的课外书,阅读荒芜的我们也要千方百计地把它弄到手。

  时光荏苒,四十年匆匆而逝。“在全民奔小康,实现中国梦”的当下,人们又有了更高的精神追求,多学习多读书,只为了与时代同频共振不落伍。

  闲暇,我和女儿最常去的就是图书城。一来到这里,女儿就如鱼得水,只管在书的海洋里尽情遨游。让人欣慰的是,乌七八糟的书她不读。打打杀杀的武侠小说,琼瑶的恋爱手本和港台言情小说,她说看过一本就行了。我知道,她是那种理性有主见的孩子。她喜欢台湾三毛、刘墉、张晓风的书,还有百读不厌的米兰·昆德拉的作品,另外,周国平那饱含人生哲理的读本,女儿每每手不释卷、挑灯夜战。

  记得有人说过,精神是人真正的脊梁。为了让我和她一样以阅读为乐,读大学的女儿为我也办了一张读者证。今天,在她那间沉静雅致汗牛充栋的书屋里,三个一人多高的书架,一字儿排列着,像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一间自己的房间》、更有咱们驰名中外的四大名著、巴金的《家》《春》《秋》、《鲁迅全集》都珍藏其中。家里还长年征订《人民文学》、《诗刊》等优秀期刊,以丰富和辅助家人的“幸福阅读”。

  今年恰逢“建国七十周年”大庆,炎黄子孙都在为祖国大声喝彩。在赞美讴歌之时,我们更要用书籍来盛装自己的心灵,让生命更充盈更幸福。

  文/陈星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