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旅顺城里 沟的源起与桥的演进

日俄战争前的旅顺。

日俄战争前的旅顺。

本文作者当年从海岸桥改造施工现场将两个拆落的桥垛拉回旅顺博物馆,现存放于旅顺博物馆院内。

本文作者当年从海岸桥改造施工现场将两个拆落的桥垛拉回旅顺博物馆,现存放于旅顺博物馆院内。

▲1906年龙河上的旧日本桥。

▲1906年龙河上的旧日本桥。 ◀20世纪初中心河上游的简易木桥。

    王嗣洲

    旅顺地方不大,故事很多。这里的沟沟坎坎,自远古、中古至近代都埋藏着许许多多值得今天的人们去发掘、去回味的东西。而桥只是这里的沧海一粟。本文以地貌而论,以桥说起,并以沟的源起与桥的演进循序道来,讲述它们的变化。

    沿沟而居

    清朝已形成了规模的居住区

    旅顺城里以地质学的地貌看就是个小小的盆地。如果你站在白玉山塔上环顾旅顺城里,你会发现城里的边沿周围都是山丘,唯有城里是凹地。

    远处从白银山洞引出的长江路顺着坡由高及低逶迤穿城而过,再遥想当年中心河从上沟东鸡冠山引出,亦是蜿蜒穿过旅顺城中心直奔入海口坝沿。这种地形地貌构成了城里东高西凹,其凹处就是主城区(目前的世达广场)。

    由于这种地貌,形成了旅顺城里是一处东高西低的凹地。这种凹地自然形成了众多山沟及水沟。其实山沟就是水的作用形成的,没水时是山沟,有水时就称之为水沟。后来人们把这种沟的概念引入到地理方位词里。例如,旅顺城里自东而西出现了许许多多“沟”的称谓,顺地势而来的上沟、下沟、赵家沟、孙家沟,直至西部的太阳沟等等。

    沟是水的作用形成的,故是流水的。旅顺城里上沟下沟就是一条流水的沟,自有人居住也是沿着沟坎的两岸而居家的。这种沿沟岸所居,最迟也可以追溯到元明时期。

    至清朝,居住的人们已逐渐往沟岸两边扩展,形成了一种规模的居住区,如上沟、下沟,赵家沟、郭家甸等,尤其是甲午战争前旅顺城里居住人口密度历史空前。因为当时清军在旅顺的布防,上沟北面有马玉昆兵营,俗称“马营”;南面有黄仕林兵营,俗称“黄营”;下沟北面有宋庆帅府,南面沿海港口地带是当时大兴土木的“船坞”工地。由此可窥见一斑。

    沿沟架桥

    形成近代旅顺诸多南北交通要道

    纵贯旅顺城里最为醒目的就是一条流水的沟,由这条宽窄不一的沟,引出了许许多多桥的故事。

    旅顺城里沟两岸居住的不仅有原住居民,也有布防的军队。为了便于路人,尤其是军队的交通运输,沿沟架桥是必然之举。从上沟至下沟架了众多大小不一的桥,那时(清代)的桥就是以木质构造为主,且宽窄有度。所有的桥几乎都是简易的木杆搭构,包括后来的木架桥。而木架桥比较宽,主要用于军队或施工。例如后来所称的海岸桥,其早期的原桥就是清代一座木架桥,专用于船坞施工。

    后来,随着人口及布防军队增多,加之旅顺港口要塞的形成,成规模的木架桥沿沟两岸逐渐增多。又是因为桥,形成了近代城里诸多南北交通要道。

    有人统计,至中心河沟覆盖的1985年前,从上沟到下沟直至入海口4余公里,有十几座大小不一的桥,依次是石场桥、启新桥、高升桥、菜市桥、民联桥、英武桥、兆麟桥、民主桥、体育桥、和平桥、海岸桥及龙河入海口的解放桥。方可推断清代的旅顺城在甲午战争前,沟岸桥的数量应该也不会超出其范围。因为中国古代历代城桥的建筑几乎都是沿袭制,一般都是在前人建筑的基础上给予加固修葺一新。

    桥的演进

    日殖时期很多现代桥成为地标性建筑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