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开国大典护送礼炮

押运“开国大典”礼炮、焰火的火车在行进中。

押运“开国大典”礼炮、焰火的火车在行进中。

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射礼炮。

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射礼炮。

    1949年10月1日,30万群众齐聚天安门广场,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随之,礼炮齐鸣28响,那炮声永远地留在全中国人民的记忆里。同时,由于旅大铁路公安干警出色地完成了为开国大典送礼炮的任务,那炮声也永远地留在了大连人民美好的记忆里,留在了陈佛、孙旭东、孙义和、王华龙这些亲历者的心中。

    孔晶 本报记者刘湘竹

    一次合两国之力的护送

    1949年9月,经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研究决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了庆祝这个日子,决定举行开国庆典。关于庆典活动的安排,经党中央与苏联政府协商,决定由苏联政府提供礼炮支援。苏联方面提出,将礼炮用军舰运往旅顺,然后由中方想办法转运至北平。

    中苏两国领导人对此次运输任务极为重视。周恩来副主席责成中央军委铁道部负责护送、运输这些礼炮,并为此写信给华北军区参谋长杨成武将军,让他负责在北平接收礼炮。时任铁道部部长藤代远在接到周恩来副主席的指示后亲自签发命令,要求铁路部门:要绝对保证安全,万无一失,中间站不停车,直运北平。与此同时,莫斯科方面电令苏军旅顺基地:办好移交,确保安全。苏军旅顺海军基地接到命令,派参谋长巴拉托耶夫少将到中长铁路大连铁路局通报情况,与铁路局局长拉吉奥诺夫和副局长张心亭共同研究礼炮的移交与运输事宜。

    1949年9月初,旅大公安总局局长周光接到上级关于向北平护送礼炮的命令,连夜主持召开会议,详细传达上级的命令和要求,经认真研究,确定了护送方案,决定由大连铁路公安局的干警担负护送任务。

    一支特殊的押运队伍

    时任大连铁路公安局局长的陈佛接到命令后,立即主持召开了局党委会议,共同商讨如何做好此次护送任务。经过近20个小时的研究,局党委制定出了一整套周密的工作方案,决定成立一支特殊的押运队伍来完成这次任务。押运队由时任公安局副局长的孙旭东任队长,下设两个小分队,分别由局治安科长孙义和、警卫班长王华龙任分队长,从公安局警卫排和通信排抽调16名政治思想进步、身体素质好、年龄在25岁左右的青年战士为队员。押运队还成立了临时党小组,由孙旭东副局长的警卫员钟学科任党小组长。在武器装备上,全队配两挺重机枪、4挺轻机枪、15箱手榴弹,16名队员每人各配长、短枪1支,弹药若干。

    1949年9月初的一天早晨,特别列车开进了旅顺站,停在站内临近苏军海军基地一侧的站台旁。列车共计编组7辆,中间是1辆客车,前后各3辆瓦罐车(盖车)。列车停稳后,30多名荷枪实弹的苏军海军战士将列车保卫起来,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列车。大约10多分钟后,站台上陆续开来十几辆苏军的十轮卡车,车上装载着规格相同的大木箱子,由随车而来的苏军战士将大木箱分别装入6辆瓦罐车内,他们从早晨一直忙碌到中午。列车装载完毕,由苏军海军战士统一进行封车,苏军旅顺海军基地参谋长巴拉托耶夫少将、旅顺站站长保鲁吉亚斯基及铁路公安局孙旭东副局长共同监封,监封完毕,3人分别在报告单上签字。巴拉托耶夫少将带领苏军士兵离开车站,负责武装押运的干警登车,装载礼炮、焰火的专运列车在长鸣的汽笛声中徐徐开出旅顺站,押运任务就此拉开序幕。

    根据运输计划和押运方案,专列的运行速度控制在5公里~10公里之间,所有的中间站一律不停车。押运队的两挺重机枪分别设在车头和车尾的两个制高点上,4挺轻机枪分别设在中间的4节瓦罐车上。另外,每节瓦罐车车棚上设两名押运战士昼夜值勤,余下人员在客车厢内备勤,轮班值岗。

    苏方代表失踪记

    经过3天3夜的运行,列车驶入沈阳站,此时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按照中苏双方的协议,旅顺基地派旅顺火车站站长保鲁吉亚斯基代表苏方随车进京并协助中方处理沿途事宜。列车一开出旅顺站,他就手舞足蹈地又说又笑。大家问他为什么这样高兴时,他用生硬的中国普通话反复回答说:“我要到北平,去见毛主席。”专列进入沈阳站后,30多名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立即将整列专列保卫起来,并通知列车预计停车3小时。可停车还没到1个小时,沈阳站就接到中央军委铁道部发给专列的命令电报:“越快越好,不得积压,列车20分钟内必须开出沈阳站。”孙旭东副局长立即组织大家清点人数,发现旅顺站站长保鲁吉亚斯基不见了,找遍了列车和车站的所有地方未见人影。随车的苏方代表失踪,问题严重,年仅25岁的孙旭东副局长果断决定,立即挑出4名精干的战士,两人一组,到车站外围进行查找,并命令无论能否找到,开车前必须回来。其中一组的两名战士找到站前广场外围的一个剃头摊前,发现保鲁吉亚斯基正满脸抹着肥皂沫等着剃头师傅给刮脸呢。两名战士二话没说,跑上前去一人架起他的一只胳膊起身就走。回到车上见到副局长孙旭东,保鲁吉亚斯基第一句话就是:“到北平见毛主席,我怎么能不刮胡子呢,不刮胡子多没礼貌啊。”

    东北地区解放后,共产党领导的铁路部门为了早日修复铁路,正组织人力全力进行抢修,在沈山线上,随处都能遇到抢修线路的工人。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下一篇: 欧阳钦在旅大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