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2.0” 也把自己注销了

  7月22日深夜,头部情感自媒体HUGO显示成“该账号已注销”,该公众号无法被搜索到,给公众号发消息则显示“该公众号已自主注销,你可取消关注”。

  5个月前,这样“死亡”的是微信超级大号咪蒙,HUGO与咪蒙有很多相似处:用户群体均以女性为主,内容均以紧随热点的情感话题为主,常常被指标题党、毒鸡汤、贩卖焦虑等,因此被外界称为“咪蒙2.0”。

  A

  频蹭热点

  臆想创作被指责

  HUGO对自己的一句话介绍是“新单身女性聚集地”,自称其读者群体人身独立、经济独立、精神独立,对物质生活有较高的追求。在整个微信生态,HUGO是跟咪蒙同一级别的头部大号,根据蓝鲸财经报道,截至2019年二季度,HUGO粉丝数超过560万,粉丝以女性为主,男女比例为3:7,头条平均阅读量在80w-100w+,次条平均阅读也高达25w-40w+。

  最新数据则显示,HUGO注销前,已有600万粉丝,4天前,“广告狂人”发布的《李佳琦一条广告费=我10年工资!》一文显示,HUGO刊例价在各类大号中排名第五,头条广告刊例价高达65万/条。

  本月初,蓝鲸财经曾对HUGO的运作模式进行深度报道,其对HUGO自2月起的一些典型标题进行了分析,发现其标题中出现次数最多的为字词分别为“女孩”5次、“死”4次、“卵”4次、“尿”3次、“杀”2次,蓝鲸财经认为:

  “HUGO内容直白、情绪化、标题富有冲突性,从标题和行文风格来看,上述文章似与曾经的自媒体女王咪蒙如出一辙。”

  HUGO最被诟病的问题是“吃人血馒头”,该账号在诸多热点事件中曾发布至少一篇文章,内容存在过度渲染甚至臆想创作的行为,被网友纷纷指责。

  比如5月“17岁少年跳桥事件”后曾连推三篇内容:《17岁跳桥自杀少年:受委屈时,爸妈你别再怪我了》《17岁男孩跳桥身亡:妈妈,求你不要嫌弃我》《17岁男孩事件:自杀前的13秒》;再比如“杭州女童失踪案”连推四篇:《杭州失联9岁女童遗体找到:做父母的永远不要高估人性》《9岁女童性侵案后,我去深挖了一下儿童色情产业链》《9岁遇害女童原本有2次逃生机会:所有父母都应该知道这个救人系统》《被租客带走遇害的章子欣,我曾在2年前遇到过她》……

  最近这段时间,类似夸张标题就有:《没钱请不要结婚》《张歆艺产后未P图曝光被嘲:你生完孩子的样子,真让人恶心》《68位高考状元真实身份曝光:最好的教育,是拼爹》……

  此外,HUGO还不时被同行发文斥责抄袭洗稿。

  B

  逃避监管

  它们纷纷“自删除”

  在咪蒙自主注销后,HUGO开始采取“自删除”方法来逃避监管:即在文章爆发后、平台出手前,自行删除有争议的文章,一边实现涨粉的传播目标,一边避免账号本身被处罚。根据蓝鲸财经统计,截至7月初的5个月内,HUGO一共自主删文30篇。

  不只是HUGO,现在“自删除”方法在业界已开始流行。但从HUGO自主注销来看,“自删除”的做法并不能真正意义上绕开监管,前台删除微信后台依然存档,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

  根据蓝鲸财经报道,HUGO账号主体为杭州菓果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2日。在HUGO外,还有一个名为“青年鉴定局”的大号,粉丝规模达到85万,这一团队是否有更多公司主体以及更多账号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HUGO自主注销对该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HUGO不是最后一个“类咪蒙号”,但凡有社会重大热点事件,就会有一堆类似账号冒头,留心观察朋友圈便是。“一个咪蒙倒下,一堆小咪蒙诞生”,一语成谶。

  为什么“咪蒙”层出不穷?无非都是利益。新媒体的变现模式基于流量,粉丝量和阅读量是广告主衡量账号广告价值的两大核心指标,新媒体要想变现就要不断提升这两大指标——每天都有新账号涌现,同类账号每天在增长,你不增长就是退步,就会没有广告投放。这是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问题。

  从咪蒙、HUGO先后自主注销来看,情感号或许已成为重点监管对象,微信在维持平台内容健康生态上一直都在积极作为,不可能放任类似行为。

    

  网友声音

  @魔鬼粉碎者:就该好好规范自媒体。

  @我的团长我的团:和咪蒙乃一丘之貉,“贩卖焦虑”触碰了舆论导向的红线。

  @大橙子:连死法都在复制咪蒙。

  @湖中医王聪明:自媒体是该好好查查了。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