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玉良从落魄风尘女逆袭成一代画魂

  潘玉良画作

  潘玉良画作   资料图

  潘玉良自画像。

  潘玉良自画像。

  她是中国女画家第一人,一生背着妓女耻辱十字架。她不爱风尘,却被风尘误。从妓妾到大学生,从大学教授到世界知名艺术家,她成就了人生传奇。

  1

  三不女人 传奇一生

  潘玉良(1895-1977),又名张玉良,江苏扬州人。著名画家、雕塑家,中国第一位女西画家。这位命运多舛的女画家幼时父母双亡,14岁被舅舅卖入青楼。后来,她被人赎身并纳为小妾,改名潘玉良,才“把脂粉化成油彩,重新涂抹了自己的生命”。

  在丈夫潘赞化的鼓励下,潘玉良报考上海美专。据说考试成绩相当好,榜单上却没有她的名字。爱才心切的校长刘海粟顶着社会压力,提笔在榜上添上她的名字——就这样,潘玉良成为上海美专的第一个女学生。

  等到要毕业的时候,潘玉良展出了她的所有习作,其中就有她在浴室里的人体素描和自画像。民国初年,女性画者限于社会环境等因素,往往要付出更多的牺牲,才能成就事业。何况,潘玉良始终背负着妓妾的身份。人们把她习画的历程当做艳闻传递。一名女同学甚至要求退学,“誓不与妓女同校”。校长刘海粟在敬佩之余,建议潘玉良去欧洲留学,因为在当时的道德环境里,潘玉良的绘画才能会被扼杀掉。

  在丈夫的支持下,潘玉良踏上了追寻艺术的苦旅。她与徐悲鸿一道,师从法国著名画家布佛莱习画,1926年她的作品在罗马国际艺术展览会上荣获金奖,打破了历史上没有中国人获得该奖的纪录。徐悲鸿对这位师妹评价甚高。

  受导师刘海粟之聘,1929年,潘玉良回到上海美专任教,后来还举办了“中国第一个女西画家画展”。其中最著名的一幅《人力壮士》,描绘的是一个肌肉发达的男子正努力地搬开一块巨岩,岩石下脆弱的小花才得以绽露笑脸。其时,日本人已经入侵东三省,这幅极具象征意味、表达中国人抗日决心的画作,被当时的一位政府官员以1000块大洋的天价订购。不料在收展时,有人蓄意破坏了潘玉良的所有作品,《人力壮士》那幅画也被写上“妓女对嫖客的颂歌”。潘玉良所面对的不仅是世俗的偏见。在上海美专,旧时的文人也当面嘲讽,“凤凰死光光,野鸡称霸王”。潘玉良一句话没有说,一记耳光就打上去了,自此便跟这个不能见容于她的社会彻底决裂了。

  她又一次求学法国。随着后来国内的政治风云变幻和潘赞化的去世,再也不曾回国。她自称“三不女人”:不谈恋爱,不加入外国籍,不依附画廊拍卖作品。潘玉良客居海外40年,终日在卧室作画,靠友人接济度日。

  临终前,潘玉良只委托友人将两件遗物送回国内,那是结婚时潘赞化送她的项链和怀表。

  2

  融中西画艺术于一体

  潘玉良的绘画构图大胆、色彩丰富,并且在西画框架中加入了中国元素,那种中西兼容的笔韵和线条,形成了她独特的风格,造就出了属于她自己的艺术品格。潘玉良对很多艺术门类都有着精深的造诣:她在法国学过油画,又到意大利学过雕塑,回到中国又学水墨画,一生中都在不停地学习创作,可以说,她是一位跨领域的女性艺术家。

  她作画不妩媚,不纤柔,反而有点“狠”的感觉。用笔干脆利落,用色主观大胆,但又非常漂亮。面对她的画总让人感觉到一种毫不掩饰的情绪,她的豪放性格和艺术追求在她酣畅泼辣的笔触下和绚烂的色彩里展露无遗。她喜欢画裸女、静物。她画大量的裸体画是出自于追求艺术精神的本能,其中很少带有好色的眼光。她的画,画如其人,雄壮浑厚,充满着柔情。

  潘玉良的人体画,具有独特的风格,她往往先用熟练流畅的黑线勾出人物的造型,然后再点染重彩塑造人体的量感和肌肤的质感。有时候她也用水彩先画出形体,再用墨线强调姿态的动感。画艺成熟以后的潘玉良,寄情于对女性裸体的歌颂,在一具具饱满的躯体中,看到的是生命的力量和女性自我颂扬的尊严。她构图大胆而夸张,画面奔放而深沉,色彩绚丽而宁静,有着强烈的动感,真不愧是一代画魂,被称为是中国的“女梵高”。

  3

  生前成交不多 现在已是抢手货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