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湾之上》

    于永铎 著

    这是一部“成长”的小说。蓝湾之畔有那么一群年轻人,赶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各自交出了一份人生答卷。《中国作家》最新刊载。

    没有租赁摊位的时候,萧丽萍并没有感到做买卖有多么紧张,那时,几乎是零成本。有了摊位以后,她整个人就算被绑架了,每天睁开眼睛就是20块钱的摊位费。她必须先赚回来摊位费,否则就算赔。

    迟迟不赚钱,让萧丽萍忧虑,她的孩子真的就是饿死的命运吗?她仿佛看到了两个孩子饿得奄奄一息的样子。萧丽萍摘下包头巾,一把一把地擦着眼泪。她感觉没有路可走,她甚至打算扔掉海货,一个人朝大海走去,像表舅那样,一直走下去,走到走不下去的地方算了。在她如此沮丧之际,千呼万唤的转机终于出现了。萧丽萍石膏像一样的美丽脸庞引起了一个男人的注意,男人朝萧丽萍的摊位走过来,因为羞涩,他没敢直视。他从摊位前又走了过去。萧丽萍的脸磁铁一样吸引着他的目光,他从摊位前来来回回转了三遍,他将萧丽萍窥视得清清楚楚,他对维纳斯一样俊美的脸如醉如痴。

    男人问,卖吗?

    萧丽萍说,卖!

    男人问,你为什么哭?

    萧丽萍擦了把眼泪,重新包上了脸,只露出两只眼睛。

    男人说,你的货我全包了。

    男人说,我有一个条件。

    男人说,你要笑,不要哭。

    喜鹊方阵从天而降,能有100只喜鹊排着队钻进农贸市场里,围绕着萧丽萍啾啾。萧丽萍也加入了大合唱的方阵,她由衷地感谢命运的眷顾,感谢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这个叫郭志强的男人说话算数,从这天开始,每天都来买货。第三天,他追加了一个要求,他要求萧丽萍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都要主动摘下包头巾,让他检查一下她是快乐的还是憋屈着。萧丽萍下意识地紧了紧包头巾,郭志强只能看到她喜悦的目光,郭志强只能靠想像回味“维纳斯”迷人的笑容。萧丽萍有了这样一个大主顾,从此就在市场上站住了脚。有了充盈的流动资金,萧丽萍就不必再起早贪黑去赶海,她只需守在海边抓货,当起了盘剥别人的二道贩子。做二道贩子需要极大的勇气,稍微松一口气,就能被无数如炬的目光杀死。萧丽萍的生意一天天地好转起来,肤色却一天天变黑,她用来买雪花膏的钱也越来越多。买卖顺利,萧丽萍更是风风火火,走路带风,家里的碗和盘子几乎都让她不小心撞碎。萧丽萍一咬牙,买了一套塑料碗和盘子,她再也不必担心碗和盘子的安危。崔宏伟不相信萧丽萍会有这么大的本事,更不相信她有这么好的运气。他劝萧丽萍不要上坏人的当,天上从来就不会掉下馅饼。

    萧丽萍说,我天天都盼着天上掉坏人。

    和正常人站在一起,崔宏伟肯定是最不正常的那一个。赶上了商品经济大潮,开发区男女老少齐上阵,经商成了社会主流,赚钱成了主流,一个人的成功与否除了和钱多钱少有着绝对的关系,和其他的都不沾边。崔宏伟被彻底抛弃,他放弃挣扎,他石沉大海。崔宏伟痛恨金钱社会,金钱面前,人人道德沦丧,金钱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条船,成千上万的溺水者都要想方设法地攀上船,每个溺水者都学会欺诈,学会蒙骗,甚至学会暴力。每个溺水者都对正在进行的欺诈、蒙骗、行使暴力的丑行熟视无睹,每个溺水者都种下了欺诈、蒙骗、行使暴力的种子。这些种子形成新的基因,无休止地传承下去,让一代一代终于还原成山狼海贼的模样。

    崔宏伟拒绝进步,他固执地认为,整个社会都变得没有救了。

    46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上一篇: 古人斗蚊趣话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