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展“照亮”了老爹的最后时光

  作者:李辉

  我家住虎滩附近。虎滩以前的灯展记忆犹新,晚饭后消遣去看灯展必不可少。

  那些年老父亲跟我随军来大连,每次看灯展,他的态度最积极,一方面他在乡下吃了一辈子的苦,老了来大连儿子家想弥补过去的遗憾。更主要的是,老爹在家乡还是个文化人,上过两年私塾,能写会算,还会扎灯笼,灯笼表面还请人画各种故事的画,每到春节,街坊们都找他扎灯笼和写春联。

  在虎滩看灯展,就是他的偏爱。每次看灯展,少不了给他的小孙女讲解许多灯展的故事,我们都乐听,一家人其乐融融,甚是欢心。至今还记得,看到八仙过海的灯展,他告诉我们,神仙们过海的地方就是现在的山东蓬莱,那是咱家的祖籍,嘱咐我们不要忘记我们是海南丢,按照老爹的嘱托,我们全家专程去了蓬莱,看八仙过海起点,听八仙过海的故事。

  不承想,已经88岁的老爹查出患了肝重症,他自知时日不多,但并不怕,他告诉我“我不怕,也不用手术,也不用治疗,我都这把年纪了,并不惋惜。"他以惊人的毅力与病魔斗争,每天白天去傅家庄玩,晚上还经常去看灯展。灯展中所展示的故事,他都要讲给小孙女听,完全不像患了绝症的老人。

  半年后,老爹还是住进了医院,医院也在虎滩附近。就在他临终的前五天,他叫我再领他去看灯展,我劝他别去了,他执意要去,说是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我们一家满足他的心愿,打个出租车含着眼泪陪老爹看了一会灯展,老爹也是恋恋不舍离开了虎滩。

  不巧得很,老爹故去不久,虎滩灯展也撤销了,最近听说虎滩又恢复了灯展,我们一家很高兴,但又觉得遗憾,老爹永远看不到灯展了。

  期待着再去看灯展,是我的心愿。

  来稿请发邮箱:

  yema1968 @sina.com

  请注明作者姓名和联系方式

  征文截止时间7月14日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