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湾之上》

    于永铎 著

    这是一部“成长”的小说。蓝湾之畔有那么一群年轻人,赶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各自交出了一份人生答卷。《中国作家》最新刊载。

    别的同学吃一包糖塔就能打下虫子,虾饺需要吃10包糖塔。虾饺没完没了地拉虫子。他的肚子都拉瘪了,虫子还是没有拉净。他的眼角里经常会爬出白色的虫卵,他的鼻孔里也会爬出白色的幼虫。突然放一个屁,偶尔也会崩出一条虫子。虫子从裤衩里钻出来,从裤子里钻出来,粘得哪儿都是。驱虫期间,虾饺忍着肚子疼,努力睡觉,努力不打扰别人。虾饺的睡眠质量也因此大打折扣,因为疼痛,他的呼噜声高亢有力,如同战场上嘹亮的号声。有时候,都能把自己震醒。虾饺羞愧,恨自己不争气,他会因此而做检讨,因此而痛哭流涕。老师迁怒于虾饺,将虾饺一次次地撵出教室,让他出去睡,爱怎么睡就怎么睡。

    虾饺说,外面冷啊。

    被撵出去的虾饺悲愤不已,他放弃了尊严,他决定破罐子破摔。虾饺试着假哭,他变幻着哭声,有的哭声细腻如丧夫的寡妇,有的哭声如死了老婆的鳏夫,有的哭声像野猫叫春,有的哭声像月夜下的狼嚎。甚至,不久以后,他还成功地模仿了蛐蛐的哭声。虾饺多变的哭声传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虾饺的哭声极大地干扰了正常教学,很多学生因此出现了幻觉不能自拔。萧丽兰就是这样的,她因此上课溜号。

    在一场大雪突然而至的午后,萧丽兰见到虾饺躺在雪地上,身上蒙了一层雪花。虾饺看起来像睡着了一样,却没有如雷的鼾声。萧丽兰打算绕开他,从另一条小路走到教室。她忽然看见虾饺抱着脑袋,眼睛瞪得像乒乓球。

    虾饺说,俺要死了。

    萧丽兰慌忙跑开,她一口气跑进了教室,向老师做了紧急报告,担心老师不信或者心里抵触,萧丽兰竟然哭得浑身发颤。老师把虾饺送到医院抢救,虾饺得救了。

    田野里,满眼都是绿油油的苞米,满眼都是绿油油的高粱。鸟儿成片地袭来,叨啄着高粱。萧丽兰边走边吆喝着,高粱地里还有一些草扎的人,顶着葫芦头,戴着红巾,吓唬鸟儿。苞米开始抽穗,即便天亮了,也在奋力拔节。仔细听,漫山遍野都是嘎巴嘎巴的响声,犹如一群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少女。夜里的一场小雨过后,大豆叶子疯长。萧丽兰有些胆怯,她听说大豆地里发生过不好的事情,她担心一脚踩到了不好的事情上去。她想绕道走,又急着要进果园,有太多的活儿等着她干,她一刻都不想耽误。一场雨后,虫子也起来了,水蜜桃再不下,就要被虫子吃光了。萧丽兰决定抄近道趟大豆地去果园。她担心踩着了大豆苗,这些苗都是她的弟弟妹妹,虽然她没有弟弟妹妹,她却是一个好姐姐。萧丽兰扯着一株大豆叶子,拉到眼前。

    萧丽兰问,我是好姐姐吗?

    萧丽兰问,你脑子里还有虫子吗?

    萧丽兰为这句话害臊,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呢?她不愿意脑子里有虫子,谁也别有,大豆也不要有,虾饺也不要有。脑子里有虫子多难受啊。好端端的,就成了傻子。大豆叶子懂了,大豆叶子摇着腰肢,扭着身子,瞬间,又高又壮实。萧丽兰就笑,浅浅地笑,嗓子里挤出了一句,看你个傻样儿吧。说完,自己都愣住了。这不是她的口吻,她从来没有如此轻佻过。萧丽兰的脸上发烫,快速地朝果园走,故意走得很响,大豆叶子都躲开了。

    一夜的小雨,果园里的草又高出了一头,有的比膝盖还要高。露水落在裤腿上,裤腿就湿了,带着草籽,粘在了腿上。

    25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