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草屋

  图为资料片。

  图为资料片。

  文 中医大夫

  尽管当年来到大连湾军营是午夜,可借着月光我还是看到了路旁当地民宅的房顶上有一层层厚厚的东西。天亮之后,我才知道,那是海草。于是,在我脑海中留下的便是每个房顶上都有着厚厚的一层海草。晒干后的海草铺在房顶,主要是为了防寒保暖并隔热。

  海草生长在浅滩上,颜色墨绿,像韭菜一样,叶间透着空气,晒干后成咖啡色。当年从军来到大连湾,印象最深的就是这海草房顶。在我的老家吉林西北部,房是泥房且平顶。而辽南的大连则多见石墙三角屋顶的海草房。

  据说,有海草生长的海域植物丰盛,什么鱼虾蟹垂手可捉。毫不夸张地讲,刮大风,海浪能将小鱼崽子打到渔家的炕头上。事实上,我们部队在训练时,各种大小鱼类从两腿之间直蹿,有的大鱼还冲胸前和后背轻轻地咬上一口,让你多少有些紧张。

  海资源如此富有,并未使当时的人民生活步入饱足。相反,“的确良裤子,苞米面肚子”却流传在大连人的口中,显然,落后与贫穷生活的寒冷,还缠绕在这片土地上。那厚厚的海草,不仅没有从房顶扒去,反倒有越铺越厚的趋势。在大连,几乎所有的村屯,人人都在想着海草念着海草。为能将自家的房顶年年铺上一层海草而忙碌着。有的偏远山村,几家邻舍合伙赶着牛车马辆,日夜走上几天,才将海草捆绑满满的拉回一车,待开春用泥一层一层地粘到房顶,为来年冬天亲人不受冻做准备。当然,这年的夏天,屋里也能凉快一些。海草遍布房顶的同时,也稀稀拉拉的散落在路上,那上面浸泡着每个付出者的心血和汗水。

  查考海草房顶,少说有几百年,多说或有上千年历史。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当改革春风吹得人们吃穿发生根本变化后,一位祖辈三代居住在大连湾的老者对我说,他家房屋的海草厚度大约有半米,已经有近百年。日子渐好,要翻盖新楼房,却有些不舍。包括院内仓房里堆积多年的干海草,烧炕特别耐久又热。一下子都扒掉全扔了,实在不嘎失(不舍得)。我不解,却生出些怜悯。毕竟海草房顶陪伴他们一家三代百余年,那种情感与温暖,不仅难诉说,也超越了海草本身价值。

  如今,无论你走在辽南的渔村还是山屯,尤其是大连湾的村落,那种沧桑的海草房顶早被红红的蓝蓝的房顶或镶有瓷砖的楼房取代了。屋内采暖用的是空调和小锅炉,大炕小灶的时代早已无影无踪。海草生存的浅滩,也被开发成了旅游码头和娱乐海湾。偶尔,有几棵海草漂到岸边,被游人往来踩踏,再无人捡拾它。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