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我心中的诗和远方

  岁月静好,一纸墨香,穿越春风细雨的长廊,在时光的长河里将季节收放,在文字的世界迎来夏日荷塘月色的唯美。一袭暗香,弥漫在杯盏中,那玫瑰花瓣的飘逸让人痴迷。花香满径的诗句里,一份素心,深藏于山水花鸟间的屏风里。

  六月里西湖的风光景色到底和其他时节的不一样:那密密层层的荷叶铺展开去,与蓝天相连接,一片无边无际的青翠碧绿;那亭亭玉立的荷花绽蕾盛开,在阳光辉映下,显得格外的鲜艳娇红。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是宋杨万里的一首诗我喜欢,季节赋予的音符醉谁的眼眸?让我这个北方人,也可以在画卷中走进水乡江南,去寻找前世之旅,想诗情画意从来没有距离,就如那首高山流水,在音乐里也能寻到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消遣!

  特别欣赏三毛的一段话:“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它们仍是潜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

  暮色下的天空如此静怡,远处天际一片云霞点缀着竹林,斜阳的余晖返照着山光水色,渔翁的小舟渐行渐远,暮色苍茫的大地也将回归安静,只有星星与月儿相伴夜空。    

  文/蝴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