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竹慕天绿萍云帆……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琼瑶

  图片为资料图

  图片为资料图

  “‘也曾数窗前的雨滴,也曾数门前的落叶,数不清是爱的轨迹,聚也依依,散也依依!’鑫涛,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生也依依,死也依依!依依又依依,再见不可期!”先生平鑫涛的去世,让琼瑶女士再次成为话题人物。这一篇发在网上的悼文,依旧那么“琼瑶”,洋洒又缠绵。

  尽管近几年关于琼瑶阿姨的争议一直不断,她的官司、她的情感、她的家事……可是,三十多年前,她在大陆可是开言情风气先的人物,那些书、那些剧可是影响了一代人的爱情观。

  A

  欧洲,

  一箱子漂亮衣服

  十三岁那年,去乡下亲戚家玩。那老两口有个在外面上大学的儿子,书架上很有几本书,《人啊,人!》《家》《春》《秋》之类。我唯独对旁边一个笔记本感兴趣,白皮的硬抄本,封面上写着“精神食粮”四个字,打开来,是手抄的一整本琼瑶小说——《翦翦风》。

  那小说讲的是一群即将毕业的同班同学,舍不得分离,约定隔三差五聚一下。有天,一个男同学带来一个陌生的男青年,这个原本和谐的小团体,马上变得异样了。

  那个男生叫柯梦南,一听这名字,你就知道该是怎样一个文艺男了吧?不过那时候,文艺青年还没被普通青年肆意嘲笑,相反,在铺天盖地的正常人里,他们以真伪难辨的忧郁气质,鹤立鸡群。

  这位柯梦南,似乎是真忧郁,还拉得一手好琴,又隐隐透出点高富帅背景,于是瞬间成了女孩子们心中的男神。而他,唯独选中了那个名叫蓝采的平凡女孩。其他女孩纷纷幻灭,其中一个女孩幻灭得最为极致,自杀了。那个女孩叫何飞飞,平日里光风霁月,像史湘云。《红楼梦》里,贾宝玉到处留情,却将史湘云只当做一个妹妹,认为她“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何飞飞也是,太喜欢说笑话,表白也像在开玩笑,最后不得不以自杀颠覆旧有形象,留下一本爱的日记让柯梦南震动:原来还有这样一种爱。

  何飞飞的爱情,启蒙了柯梦南的同时,也启蒙了我。原来爱情不像我年轻的小姨和小姨父,是两情相悦,是和风细雨,它还意味着隐藏、折磨与颠覆。

  当我回到城市,我爸听说我看了部琼瑶小说,大感震惊。他在报纸上看到,琼瑶在台湾被称为“公害”,据说很多女孩看了跑到海滩上哭。他言之谆谆,我听者藐藐。首先我看了也没哭,其次,我对那些能跑到海滩上大哭的女孩还很羡慕呢!在我们这个小地方,你充其量只能跑到坝子上去哭。

  对了,琼瑶小说吸引我的地方还在于,她对我展示了一种我闻所未闻的更先进的生活方式。化装舞会、海滩聚餐,听上去多么梦幻。我后来看过一本《梦的衣裳》,女主的父亲从欧洲回来,带了一箱子漂亮衣服。欧洲,再加上“一箱子”这个量,成为小说最大的亮点。要知道,在我们那个时候,只有过年时才能得到一件巷口裁缝做的新衣服。

  B

  那梦呓般的对白啊

  我在十几岁时遇到琼瑶小说,它使我对成长充满渴望。

  我希望遇到更加有意味的爱情,渴望更加丰裕的物质生活。我也希望,到那个时候,我能从一个傻呵呵的小丫头,变成一个能随时跟人来两句抒情对白的文艺女生。对,那些梦呓般的对白,后来因为发展过度,被诸多青年心肝全无地耻笑,可是,在当年,你知道它们是多么打动我们吗?

  上初二的那年冬天,电视台在播琼瑶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几度夕阳红》,片首歌唱得如泣如诉:“时光留不住,春去已无踪。潮来又潮往,聚散苦匆匆。往事不能忘,浮萍各西东。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男女主角说的都不是人话——比人话更高级。

  我至今还记得,秦汉扮演的何慕天问刘雪华扮演的李梦竹:什么时候,你爱上了黄昏里的散步?李梦竹答:什么时候,你爱上了黄昏里的浅酌?秦汉说:好像先有你的散步,然后才有我的浅酌。李梦竹说,不对,明明是先有你的浅酌,然后才有我的散步……

  听完这一段对白,你会不会感到所处非人间?但何慕天与李梦竹对视间柔情似水,波光潋滟,你会觉得他俩真的在相爱。那时,再肉麻的话,都只会是锦上添花。

  《几度夕阳红》的背景,是1943年的重庆沙坪坝。国破家亡之际,一群大学生暂且苦中作乐,看话剧,下馆子,与心爱的人相遇。至今我仍然记得非星期天我妈不开电视机,我一边坐在窗下写作业,一边听到对面人家的电视机里传来欢声笑语,我想,肯定是李梦竹和何慕天他们又在猜谜语说笑话了。琼瑶将青春写得那样灿烂与张扬,又有战争与离散的阴影打底,是张爱玲所说的“参差对照”的动人。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下一篇: 幸福若有密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