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扎扎实实开展涉金融案件执行专项活动能动服务金融秩序健康发展

    市法院决定自2019年8月1日至2019年10月31日,在全市法院范围内开展为期三个月的涉金融案件集中执行专项活动。市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韩科军同志应本报记者的要求,对专项行动方案做了解读。

    一、启动本次涉金融案件集中执行专项行动的背景和意义

    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是国家赋予大连的战略定位。为了促进我市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优化金融发展环境,推动金融业持续健康发展,市委、市政府先后出台了《中共大连市委、大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的实施意见》《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促进条例》,这些意见和条例的出台,迫切需要司法保障的及时跟进和保驾护航。对此,市中院党组高度重视,在充分调研和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制定了《关于为加快推进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提出了确保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的15条司法服务保障措施。紧紧围绕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这一战略定位和市法院党组制定的《关于为加快推进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这是市中院新一届领导班子,明确并把握法院工作应当与大连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与大连在辽宁和全国的战略地位相适应的工作定位,积极回应大连推进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司法需求的生动体现。因此,切实提高全市法院金融案件执行的能力、水平和实效,切实增强责任感、紧迫感、使命感,是落实市中院党组工作部署,努力为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守护好最后一道防线。开展专项行动,既是全市法院为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为大连“两先区”高质量发展和勇当辽宁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的“排头兵”和“领头羊”提供高水平司法服务保障的高度的一项实际举措,也是承载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应有的使命和担当。

    二、充分认识目前金融案件执行存在的突出问题和困难

    根据金融案件执行工作实践,当前金融案件执行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表现形式是多样的,有些问题是叠加的,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被执行企业偿债能力低。其主要表现是,有的企业由于经营不善严重亏损负债累累,其债务累积与企业整体经济价值形成巨大逆差,一旦发生债务纠纷,金融债权的实现非常困难;有的拟通过破产程序退出的企业,在破产清算时,有价值的财产往往已所剩无几,一些质押的机器设备等财产事实上已成为“破铜烂铁”,债权实现成为“水中之月”。而“僵尸”企业由于涉及诸多民生及社会稳定等重大问题,严重束缚了法院执行手段的运用;一些经营主体采取不正当手段瞒天过海,虚报、瞒报抵押财产价值,加之一些金融机构受利益驱驶,审查不严不细,从而使一些不具备贷款条件的企业获得高额贷款,一旦发生债务纠纷,其贷款主体根本不具备应有的偿债能力,由此在许多金融纠纷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时事实上就已成为执行“死案”。

    ——抵押财产变现、变卖难。按照有关法律规定,经拍卖、变卖未成交且申请人不同意以物抵债的,则解除查封,将该抵押物退还被执行人。受经济下行等诸多经济因素的影响,抵押财产往往很难拍卖成交,而在执行实践中,大多数作为金融部门的申请执行人往往不同意以物抵债,从而使案件执行难以继续进行下去。

    ——被执行人“跑路”逃废债务难执行。有的企业法人或个体业主在面临高额债务纠纷或进入执行程序时,干脆和法院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致使执行人员“射箭”找不到“靶子”,找人成了奢望,从而大大降低了执行效率。

    ——利益协调难度大。由于企业重组、整合,房屋、土地使用权和海域使用权,以及商场、市场摊位承租权等,往往受企业职工及业主安置、租赁期限等诸多因素制约,更使金融类案件执行难上加难。

    三、采取坚强有力措施,确保专项行动达到预期目标

    专项行动中,全市法院将依法用足用尽执行强制手段和措施,全面推动涉金融案件的执行:

    一是全面清查摸底,做到有的放矢。为了保证专项行动取得预期目的,全市法院利用2019年7月25日至31日,前后一周时间,对截至2019年7月31日前待执案件进行了全面排查摸底,待执案件11647件,涉及金融机构563家。其中,有财产、有执行条件的案件3599件,有财产、暂无执行条件的案件2532件,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5065件,上述案件中,被执行人下落不明的案件4667件。我们要求全市法院各职能部门,认真分析个案的特点,根据个案执行的实际情况确定执行方案,确保案件按规定的时限和标准办结。同时,各院要将此次专项行动作为一把手工程,切实加强组织和领导,做好督促和检查工作,开动宣传手段,通过各种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集中宣传一批金融案件集中执行的典型案例和法院执行新举措;营造良好的执行氛围。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