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樱桃的大用处

    本报记者张玮炜

    “反正我是从来没看到过一棵树上结浪个多(那么多)樱桃,帮(把)樱桃桠桠(枝子)都压弯了。棚棚头(大棚里)全部都是人,有我们村的,也有隔壁村的,排起百八十人的队,都想来看哈(下)结浪个多果子的浪个多樱桃树长哪样样子。”提起今年5月份经历的“稀奇事儿”,六盘水市六枝特区农民杨朝凤到现在还是一脸“不敢相信”。

    “很多人都不信,”创造了“奇迹”的刘宝东今年60岁,说着一口尾音上扬的锦州话,“一棵树啊能产18斤吧。当地老农从来没见过结这么多果的樱桃树,一直站在树底下瞅着果乐。我说,揪一个尝尝啊?他们说,不吃了不吃了,就看着就舒服。我给揪了几个,他们说,比以前吃的所有樱桃都甜。”老刘戴着一顶皱皱巴巴已经褪了色的遮阳帽,风吹日晒黑黝黝的脸上全是笑意。

    “开始种的时候,供苗商说三年就能挂果。到了第三年,这树倒是第一次开了花,果却一个都没看着。”大用现代农业产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张远斌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还显得有点着急,“到第四年,总算挂果了,可还没长大就掉了一地。好不容易保住的果,个头小不说,还不甜。技术人员想了好多办法,都没太奏效。产量就是上不来,开花多,结果少,95%的果都是裂的,根本卖不上价钱。”

    大用镇位于六枝特区东部,按地形大致可分为南北两个片区,南部片区多山间坝子,北部片区多山地。2013年,六枝特区大用现代农业产业园引进了樱桃树苗。对于当地人来说,这可是个以前从来没种过的稀罕物。但一段时间之后,人们发现,“樱桃好吃树难栽”,一点不假。

    “来之前知道这儿的樱桃长得不好,但没想到这么不好。不过不长时间我就看出门道了,这边光照好,雨水足,土壤湿度大,树长得特别快。但他们不敢给树剪枝,枝子猛长,哪能结果?”在大连佛伦德农业科技公司任技术员的刘宝东和花卉、蔬菜打了大半辈子交道,老伴张桂荣的专业就是果树种植,“去年5月份,公司找我谈话,说贵州新建了个大樱桃基地,让我和老伴来给指导指导。以为呆几天就可以回家了呗,也没怎么准备,简单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就动了身。来了之后才知道,这可不是几天就能行的事儿。”

    “第一批樱桃苗是去年5月26日到的。”张远斌记得特别清楚,“大连投了3000万元的援建资金,在园区里分期建大樱桃研发示范基地,引进大连的22个品种5万株樱桃苗。这批苗基本都是四到六年的树龄,已经长成型了,看起来就和我们这边的树不一样。”

    “想伺候好樱桃,就不能懒。” 为了避免大连樱桃“水土不服”,开始那会儿,老刘和老伴几乎把日子过在了大棚里。“一早上就进棚,饿了就在棚里凑合吃口馒头。怕一时看不住,再出问题。”从剪枝拉枝嫁接,到改良土壤,再到修建防雨设施,老刘和老伴摸索着琢磨规律,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他们根本没想到,种了一年的树就能开花。更想不到樱桃树真能挂住果,能挂住那么多果。但其实我跟你说,未来产量肯定照比现在大得多。”

    不用等到更大的产量,刘宝东和老伴已经在十里八村出了名。“大家都知道了,大用樱桃园里有两个大连来的,种樱桃特别厉害。”老刘腼腆地笑着,“大家伙排队来看大樱桃,也捎带着瞅瞅我俩。老农热情啊,当场就拉着我,让我给他们讲怎么种樱桃。我这心里啊,是真高兴。”

    从去年5月份到大用,老刘两口子已经一年多没回大连了。“刚开始来的时候,这里安排了十来个老农给我帮忙,顺带学技术。我听不懂他们讲话就已经够要命了,没想到还有更要命的。这些老农岁数都不小,人老,特别犟。我要给树剪枝,他们都不同意,说本来就不坐果,不是越剪越少了?这把我气得直乐。现在啊?现在也说不准啥时候能回去,老人、孩子都在大连那边,确实挺惦记的。但这边咱得好好干啊。伺候樱桃跟伺候孩子一样,从小树苗养起来的,都有感情了,哪舍得随便就扔下。”

    无用之用,方为大用。刘宝东和老伴不仅把剪枝拉枝这些果树栽培技巧教给了当地农民,也让他们开始打心眼里重视农业科技。也许,这才是大樱桃的大用处。

    现如今,杨朝凤也跟着老刘两口子学起了种樱桃,学得比谁都认真。她说,她也想亲自种出“能结浪个多果子”的樱桃树来。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