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梦圆安居 创造幸福生活

    新华社记者王优玲 骆晓飞

    张漫子 廖君

    “只要还有一家一户乃至一个人没有解决基本生活问题,我们就不能安之若素……”

    住房问题,既是民生问题也是发展问题,关系千家万户切身利益,关系人民安居乐业,关系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关系社会和谐稳定。

    从“房住不炒”定位到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从住房保障到供应体系建设,从易地搬迁扶贫到棚户区改造……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心系百姓安居冷暖,始终把“实现全体人民住有所居目标”作为一项重要改革任务,全面部署、躬身推进。

    循着习近平总书记的足迹,新华社记者在回访中看到百姓“梦圆安居”的一张张笑脸,看到他们正在从“新”出发,用双手、用辛勤的劳动创造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故事一】  “靠天吃饭”的土族人搬新家置新业

    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在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班彦村,55岁的吕有金正翻看家里电热炕上几大桶酒糟的发酵情况。

    吕有金家七八间房,盖得颇为讲究,主房梁檐全部采用当地流行的木雕油漆工艺。2016年底搬进新居后,他拾起家传酩馏酒酿造手艺,办起了酿酒家庭作坊。

    厨房煮着酿酒的青稞,主房摆着十几坛酿好的酒。窗外,四分地的院子,外墙绘着土族崇尚的彩虹图案,分外醒目。

    时光倒流至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班彦村考察。他走进村民新居察看面积、结构、建筑质量,同监理新居建设的村民们交流。吕有金清晰地记得,那天,总书记同一家人围坐一起,看反映乡亲们过去居住的旧村状况的视频。

    “十年九旱,靠天吃饭”。易地搬迁前,吕有金住在青藏高原六盘山连片特困区的脑山地区。吃窖水,走山路,7公里陡峭崎岖的土路把他和乡亲们祖祖辈辈困顿在山里。

    “党和政府就是要特别关心你们这样的困难群众,通过移民搬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让吕有金的心暖暖的。

    好日子真的来了!吕有金开办家庭酿酒作坊的第一年就赚了3万元。

    “安顿下来后,生产要搞上去,生活要自立。”吕有金告诉记者,不能忘记总书记的嘱托,不能在发展上再落后。“脱贫‘摘帽’了,腰杆一下硬了!”

    新村充满新气象,通了天然气,接了自来水,汽车可以开到家门口。居住区和养殖区隔离建设,每家每户修了水厕、排水管网,村里建了一座日处理能力100吨的污水处理站,污水不再横流、垃圾不再乱倒。

    “这个季节生意是淡季。闲下来,我就带孙女。”记者顺着吕有金手指的方向看去,孙女卧室炕上放着书,炕旁搁着小书桌。“从家里到村里小学,走路不到10分钟,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

    【记者手记】

    “住有所居”既是承诺,也是责任。住房问题是重大民生问题,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基本生活保障。

    “安居”是“乐业”之本。“挪穷窝”“拔穷根”,开对方子、找准路子。针对特殊地区实施易地扶贫搬迁,从根本上改变深度贫困地区困难群众的居住和生产条件,辅以教育、培训、产业指导,才能帮助贫困人口真正摆脱贫困,在致富奔小康的路上同全国人民一起奔跑。

    【故事二】  “有里儿有面儿”胡同讲述老北京“新乡愁”

    老砖老楼,灰墙青瓦,北京南锣鼓巷片区雨儿胡同里,燕子不时掠过头顶,飞回老房子屋檐下的燕巢里。

    站在胡同西口的玉河边上远眺,绿树成荫、水穿街巷的美景,让住在这里数十年的68岁居民李伏生阿姨怎么也看不够。

    曾经,这里的许多院落都是大杂院。“那时候胡同真是破败,水电设施跟不上,厕所条件不好。”李伏生回忆道,“又杂又乱的胡同,光开墙打洞的小卖部、餐馆、冷饮店就有七八家。”

    五年前,雨儿胡同的29号院和30号院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看望老街坊,听取大家对老城区改造的想法。

    五年间,随着修缮整治的进行,雨儿胡同一天一个样。在总书记曾经探访的雨儿胡同30号院,存在多年的违建已拆除,地面辟出了绿地,宽敞的院落恢复了青砖灰瓦、红门、绿格窗的古朴样貌。

    街面上的变化是外人能看到的,院落里的冷暖只有当地居民才能体会。自从自建房拆除后,新添了绿植,加宽了过道。“夏天,和老邻居坐在院子里下下棋,天南地北聊得好不惬意!”李伏生对现在的生活特别满意。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