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距离在不断地贴近

  肖宏睿

  我出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本应是父母的骄傲,给家中带来无尽的喜悦,可我偏偏是那个例外,但我也因此收获了来自这个世界更多的爱。

  六岁那年,每天在康复中心完成一天的康复训练后,妈妈都会来接我。妈妈会将双手从我的腋下穿过架起我,步行一站地去坐公共汽车,这一站地有时会走很久,累了我会蹲下休息,可是蹲下了就真的不想起来了。每逢此时屁股上都会被妈妈踢上一脚,然后被一双纤细的手臂架起。“朝前走,等你自己能走了,就可以去周游世界了。”周游世界一度成为我儿时的梦想。

  两年之后,我终于可以上学了!我的学校在一个小山包的最上面。那天,我坐在轮椅上,抱着书包,一步一步地被父亲推着,不知走了多久。进入学校后,又是数不尽的楼梯,父亲俯下身将我背起,一阶一阶地将我送入教室······

  六年后,我升学到了初中。当父亲推着我进入学校的教学楼后,我用亢奋的眼神检索着楼内每一个角落,寻找着那事先得知的电梯。父亲再也不用辛苦地背我了,而且我也不会因为楼层的原因而放弃一些课程了。

  上了高中,父亲只需要将我送入学校就好,甚至不需要像以前一样推我了,我的身下换成了一台电动轮椅。我可以去更远的地方了,不知何时我与这个社会贴近了,我深深地爱上了这日新月异的科技时代。

  一年多前的某一天,父亲忽然兴冲冲地回到家里,要带我出门,我开着电动轮椅跟随父亲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了一个玻璃小屋前,我看到了无障碍通道,里面有一部电梯。进入站内不长时间,我与父亲坐上了地铁,坐在车内随着地铁的摇晃,我的内心不断地欢呼雀跃,真心实意感谢这个飞速发展的社会,我可以去向更远的地方了。

  不久前参加了一次残疾人学习实践活动,在活动中我坐上了无障碍大巴车,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我已记不清上一次乘坐大巴车是何岁何时……

  仰望着不断发展的社会,我们的距离在不断地贴近,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融入其中将自己所学与社会实践相结合,有所作为。

  (征文来稿请发至邮箱:7939693@qq.com)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