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公安如何挖出12个特务组织

  北平市公安局局长谭政文。

  北平市公安局局长谭政文。

  

  刚刚解放的北平城,老百姓欢天喜地、庆祝投入新生活时,暗地里潜伏下来的各种特务组织正千方百计地试图破坏新生政权。那时,市民形容北平有“五多”:特务多、散兵游勇多、抢匪多、小偷多、银元贩子多。排在第一位的特务数量之多,系统之庞杂,居全国之首。由于国民党在战争中屡失城池,从东北、华北、西北撤下来的特务,纷纷聚集在北平。尤其是在解放军围城期间,国民党特务机关边撤退边“埋雷”,提出了“整退零进”的应变策略,布置了多层多线的潜伏网,伺机破坏。

  肃清特务,北平城才能有良好的社会秩序,新生的人民政权才能更加巩固。1949年2月,国民党国防部二厅系统的特务组织“华北督察组”被侦破,随后12个潜伏组陆续被连根拔起。这是解放军入城后公安局破获的第一个特务案。

  奇怪的屋子传出“嘀嘀嗒嗒”声

  1949年2月的一天,位于二龙路的北平市公安局内二分局接到一条线索:西单景福汽车行来了一个年轻人,说是给汽车行股东当助手,但此人既不会开汽车,也不会修汽车,每天无所事事很是可疑。

  接到线索的公安同志陈悟生马上断定,这是一条重要线索,当即向内二分局局长狄飞作了汇报。刚刚入城接管国民党反动警察局不久的市公安局,为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接到了可靠的群众线索?这还得从刚刚分配到公安局的年轻小伙陈悟生说起。

  陈悟生是土生土长的北平人,1944年,19岁的他还在上中学,就加入了中共地下党,先后隶属于中共晋察冀中央局中共北平委员会下属的“平民工作委员会”和华北局城市工作部。陈悟生年纪轻轻,地下工作经验却不少,曾在灯市口附近创办中共地下印刷局新美印刷局并担任经理,还在1948年底成功派人打入国民党内部,没有耗费一枪一弹就智取了国民党在北平的一个军火库。由于长期隐蔽工作,熟悉北平情况,北平解放后,他被组织分配到市公安局工作。

  陈悟生原以为革命胜利了,终于可以从“地下”转到“地上”工作,没想到,去公安局报到的第一天,他就被局长狄飞分配了新的“地下”任务:“从今天起你白天不要公开到分局,要通过各种关系,尽快查清城内的敌特电台。有情况,直接和我联系。”

  于是,陈悟生重新穿起便服,联络起过去地下工作时的各种关系,迅速投入到新的工作。没多久,他就得到了西单景福汽车行的重要线索。报告线索的人叫韩作文,人称“老韩”,老韩解放前就为我党工作过,他的公开身份是北平公共汽车司机,在汽车行业工人中颇具威信,工人们有事儿都愿意和他说。老韩这次提供的线索,消息来源是景福汽车行的司机陈福录。据陈福录反映,景福汽车行新来的可疑“助手”叫俞承泽,除了他,汽车行旁边还有一间奇怪的屋子,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陈福录却好几次听到里面发出“嘀嘀嗒嗒”的声音。

  嘀嘀嗒嗒,莫非就是市公安局正在重点排查的敌特电台?凭借多年地下工作的职业敏感,陈悟生马上意识到线索的重要性。事不宜迟,他报告给狄飞。果然,狄飞听完立即指示,由老韩同志继续接近司机陈福录,进一步掌握俞承泽的情况,并抽调人员和陈悟生一起对此案进行全面调查。狄飞还特意将此情况报告给了市公安局局长谭政文和侦讯处处长冯基平。

  巧合的是,就在陈福录报告线索没多久,陈悟生又从西单商场内开无线电行的宋老板处了解到,景福汽车行股东张景贤和助手俞承泽曾到无线电行修过电台。一个汽车行修电台干什么用?此时,他几乎可以断定,景福汽车行藏着不可告人的神秘电台。

  大柜子后面隐藏着一扇小门

  陈悟生等人对景福汽车行展开了全面侦查,汽车行股东张景贤的情况很快被摸了个底儿掉。张景贤家住西单宽街12号,其父亲是伪国大代表,其本人在日伪时期当过县警察所督察。日本投降后,张景贤还组织过河北省武清县的还乡团,后参加了国民党军统外围组织“新事业建设协进会”、“北平中国公民互助会”等。北平解放前夕,张景贤经常和国民党特务吃喝嫖赌,来往甚密。来历不明的俞承泽是张景贤介绍来的,奇怪的是,两人在此之前从未有过交往。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