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案背后巨额遗产引发争议

  首席记者万恒

  一次无端猜忌,引发一场血腥谋杀。

  2017年11月17日夜,大连市中山区新生街一栋居民楼内,女子张娜(化名)和其母亲孙云(化名)被人残忍杀害。

  令人震惊的是:作出这一残忍举动的,是张娜的丈夫、孙云的女婿郑某。

  因故意杀人罪,郑某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随后他提出上诉,目前此案还在审理程序中。然而围绕孙云张娜母女俩的巨额遗产,争议不绝。

  残忍杀戮

  时隔近两年后,39岁的李军仍然忘不了那个“黑色的早晨”。

  2017年11月18日,周六。在开车去自己母亲家的路上,李军接到大连警方打来的电话:张娜和孙云是你什么人?她们出事了,你来一趟派出所。

  孙云和李军的母亲是同胞两姐妹,张娜则是孙云的女儿,李军的表妹。“我母亲和我大姨关系特别亲密,我和张娜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兄妹一样。”李军说,接到警方电话时,他第一个念头是:妹妹和妹夫吵架了。

  张娜和她的丈夫郑某都是大连某单位职工,婚后生下儿子小飞,夫妻俩住在岳母孙云的房子里。事发前几天,孙云曾经对侄子说,女儿女婿经常吵架。原因是女婿长期不回家。“我正开车往派出所走,民警又打来电话问:你母亲身体怎么样?如果身体还可以,让她一起来。我心一沉:肯定出大事了。”

  在派出所,李军和母亲听到张娜孙云母女俩的死讯。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的一审判决书显示:2017年11月17日深夜11点多,郑某在家中偷偷翻看妻子的手机,他打开妻子的微信聊天记录,看到其中有所谓的“开房照片”以及一些暧昧语言,他怀疑妻子出轨,而岳母知情。

  郑某爬起来,从厨房拿出一把尖刀到妻子熟睡的南卧室,连续捅刺妻子张娜数刀,致其死亡。之后,郑某又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到北卧室,砍切熟睡中的岳母孙云颈部,致其死亡。次日清晨,郑某在父亲的陪同下自首。

  被判死刑

  2018年6月7日,大连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郑某提起公诉。2018年8月3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开庭审理。大连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指派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的王金海律师担任受害者家属代理人,向法院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郑某给付其二人的丧葬费,要求赔偿精神损失共计人民币100万元。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证据和审讯笔录显示:事发前一个多月,郑某和妻子张娜的感情日渐恶化。郑某称,那段时间岳母对自己的态度也有变化。“从她(张娜)的表现和举动看,我预感到她外面有事。”郑某说,案发当晚,他用妻子的手指解锁手机,然后躲进卫生间。

  从张娜的手机中,郑某看到她和微信网友“老干部”的聊天记录。郑某说,妻子和“老干部”的聊天内容很暧昧。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郑某因家庭矛盾纠纷故意非法剥夺二人生命,其行为严重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破坏了社会治安秩序,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从郑某翻拍的妻子的聊天记录来看,张娜微信聊天的记录中有大量与他人的暧昧聊天信息。但涉案网友称自己并没有和张娜“突破底线”。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二人聊天记录可以间接证明张娜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保持暧昧关系,对本案发生负有一定责任。郑某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但郑某犯罪手段特别残忍,应依法严惩,虽有自首等情节,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2018年11月15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郑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判决郑某赔偿死者家属丧葬费72444元。

  一审宣判后,郑某不服上诉。他认为,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认定妻子和岳母有过错,自己有年迈的父母、未成年孩子需要抚养,法院判处自己死刑过重。目前,此案仍在继续审理中。

  遗产争议

  对于李军和母亲而言,这场噩梦远未结束。李军还记得,表妹张娜被杀的那年是她的本命年。“当年春节我送了她一个金挂坠,被郑某杀害时,她还带着。”李军回忆说,在殡仪馆看到表妹遗体时,这个金色挂坠沾满血迹。民警把挂坠交到他手里,这个行伍出身的大连汉子两手颤抖,根本握不住。

  让被害者家属们更难接受的,是“另一种可能性”——李军告诉记者,孙云张娜母女俩家境优渥,资产颇丰。母女俩被害后,由于郑某故意杀人丧失了继承权,遗产的继承人只有李军的母亲和7岁的孤儿小飞。依据现有法律,小飞的指定监护人很可能将是郑某的父母。

  “事发后,小飞就被他的祖父母接走了。我们这一方亲属多次提出想见孩子都没成功。”李军说。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