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野广告贴出的持久战

  文全媒体现场新闻记者周爱娜    图本报记者高强

  

  野广告,这一令居民们厌恶、管理部门头疼的“顽疾”,被形象比喻为“城市牛皮癣”,频繁出现在大街小巷、楼里楼外、公共设施……有人深刻指出:野广告的存在,不仅影响着城市的“面子”,更侵蚀着城市的“里子”。

  习惯于打“游击”的张贴者不愿放过任何一处“阵地”,却让城市环境的保护者、爱护者平添了负担,并一直为此付出大量可见的和无形的资源、人力的成本。

  为彻底治愈这一顽疾,从各级相关部门,到志愿者团体、个人,凝聚的是多方的心血和付出。

  持久战:1个街道8个月2000人次清理1万余处

  “今年以来,粗略统计我们整个街道清理野广告达一万余处,很多地方都是多次清理。”沙河口区马栏街道工作人员小敖告诉记者,街道实行班子成员分包路段、社区制度,社区城建专干每日检查,街道不定期巡查,前后共组织志愿者、街道工作人员、社区工作者2000余人次,自备工具,对各类乱贴乱画、乱写乱涂的小广告逐一进行清理,净化城市空间。

  野广告之所以被称为“城市牛皮癣”,正在于它的屡禁不绝、肆意滋生蔓延。多位志愿者反映,在清理过程中,前脚刚清理干净,后脚张贴者就把新的野广告贴上去的情景时有发生,有执着的清理者不得不严看死守,甚至采取笨办法:跟着张贴者走,制止不了,就随贴随撕,跟张贴者比耐力,“比脸皮厚”。

  西岗区日新街道广和社区董书记说起这样一件事:为了对抗野广告,该社区一位80岁高龄的张大爷无奈“发挥特长”,“退休前老爷子在单位做工会主席,现在每次见到张贴野广告的人都会进行说服教育,每次至少半小时,后来贴野广告的都说不能去他家楼前,那里有个‘老教师’。”这也算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地面战:能想到的手段能动员的人全部上阵

  日新街道广和社区董书记告诉记者,在他们社区,清理野广告堪称全面动员。社区利用党课、楼组长会、QQ群、微信群等将每周工作范围、时间公布,动员辖区单位、在职党员、社区党员等积极参与,暑假期间,部分初、高中和大学学生在社会实践中也积极参与进来。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广和社区的模式,堪称各社区的一个缩影,各部门分包到片,严防死守,众多居民、党员、志愿者也纷纷投入其中,与顽固野广告的“斗争”一直在进行中。

  昨天上午,家住马栏街道富民社区的辽宁省道德模范、大连好人郭连荣,在出门办事见到野广告时,习惯成自然的顺手就清理下来。“不光是我,我周围很多人都养成这个习惯了。”与野广告“战斗”多年,2017年甚至为制止张贴者贴野广告发生争执,晕倒受伤,出院后郭大姐依然没闲着,她还带着女儿并肩“作战”,让女儿也养成了“随见随清”的习惯。郭大姐所在的富民社区,志愿者们也以她为榜样,除了定期清理野广告,日常遇到也不放过这些“牛皮癣”。

  采访中有志愿者坦言,身体上的累其实不算什么,遭遇误解甚至谩骂,才是大家委屈所在。广和社区董书记哭笑不得说,前不久一位居民一大早就来社区,质问为什么把他贴出去的租房信息都撕掉了,“我们只能耐心解释,安抚情绪,最后还答应并发动全体社区工作人员想办法帮他租房子,才算把事解决了。”

  相较于该居民的偶一为之,那些专门贴野广告“游击队”的存在和野广告的屡撕不绝,屡禁不止,才令大家更为气愤。

  消耗战:平均2栋楼要用1个刀片1瓶手喷漆

  “平均清理两栋楼得换一个刀片,每两栋楼要消耗一瓶400毫升的手喷漆,除此之外还有垃圾袋之类的消耗。”长期带领社区工作人员、居民清理野广告,广和社区董书记对这些看似微小的投入心里也有个小账本,“豆油也算所需‘装备’之一,有的住户新换的防盗门,用铲刀会破坏门,好事变坏事,提前一天用豆油把粘在门上的野广告刷透,第二天用抹布一擦就可以。”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如今贴野广告的人“技术”越来越高,设备也“升级”,有的高处也能轻松贴上,为清理造成难题。有清理者跟着升级装备,记者曾采访过兴华街道兴民社区一位清理野广告的居民范金平,他随身带几根杆子,接起来长达三四米,以应对贴在高处的野广告。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