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馆“暂停营业” 为啥拉黑所有会员?

  瑜伽馆大门关闭。

  瑜伽馆大门关闭。

  文图首席记者万恒

  本报讯窗户上还贴着招生广告,但大门已紧紧关闭,门上还张贴着会员们自行打印的“维权微信群”二维码……近日,位于沙河口区春柳公园小区内的“兰瑜伽”会馆突然关门停业,至少50多名会员被“闪”。令会员们无奈的是:起初这家瑜伽馆的经营者称,有急事要回老家,只是暂停几天课程。可在发布通知后不久,她解散了学院微信群,还拉黑所有会员。目前其电话已经关机。

  9月1日上午,在沙河口区春柳公园内的“兰瑜伽”会馆,可以看到窗户上还张贴着招生宣传广告。而开设在居民楼内的这家瑜伽馆大门紧闭,敲门无人应答。在瑜伽馆大门和其所在居民楼入户门上,都贴了该瑜伽馆会员的维权微信群二维码。

  一位瑜伽馆会员告诉记者,“兰瑜伽”的经营者本身就是一名瑜伽教练。“她在春柳公园小区内开设瑜伽馆授课已经一年时间了。”这位会员说,兰瑜伽会员为数不少。“大家都是慕名而来,一年的年费在3000多元。”

  还有会员称,“兰瑜伽”还有私教课服务,年费高达2万余元,也有不少人购买私教课程。然而在今年8月上旬,会员们在微信群中接到瑜伽馆经营者的通知,称其家中有急事,要回老家,暂停课程。“说到九月份就会恢复授课。”

  然而令所有会员瞠目的是:8月30日,这个会员微信群突然被解散。“我们想找经营者询问情况,发现会员的微信都被其拉黑了,她的电话也关机无法联系上!”会员们说,大家缴纳的会员费从3000多元到上万元不等。目前至少有50多名会员已经加入了维权群,涉及会员费20多万元。

  “经过大家沟通得知,就在经营者通知‘暂停课程’的前几天,她还在继续招收学员。很多学员交了几千元的会员费,一节课都没上瑜伽馆就关门了。”会员李女士说,她怀疑经营者早有准备。

  昨日记者多次拨打这家瑜伽馆经营者的手机电话,发现已经处于关机状态。目前部分会员已经准备报警并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反映此事。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