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开海啦! 尽情享受最美的时节最鲜的海味

  本组图为资料片

  本组图为资料片

  “离别是为了更好地重逢。”历经四个月的守候、等待,终于开海喽!

  此时的大连,蓝天高耸、白云悠悠,最美时节配上最丰厚的大海的馈赠,还想什么?就尽情享受吧!

  文 二胖笑笑生

  图 雪林

  花盖蟹

  胜就胜在那股天然鲜

  过去老大连人常吃的蟹子就那么几种,飞蟹、花盖、赤甲红。

  这花盖,在我们小时候被认为是一种上不得台面的吃食,顶多算个“海鲜小食”。即便是前几年,你去鱼市听听鱼贩子是怎么叫卖的——“花盖蟹啊!十五元两斤,权当吃蚬子了!”要是花盖蟹的老祖宗听到人们把它们和蚬子相提并论,一定很悲催,再怎么说俺也是蟹子啊!和蚬子它能是一个味儿吗!

  也是,有飞蟹在那儿比着,要大家不歧视花盖蟹也不太可能。再加上近年市场上有了什么松叶蟹、帝王蟹等高档蟹,花盖蟹就更不上讲了。不过,别看有些人瞧不上花盖蟹,可每到九、十月份花盖蟹的汛期,大连人的餐桌上准少不了它,原因很简单,从小就吃着它的鲜味儿长大的,就像一个老朋友,见不到就觉着少了点儿什么。有很多大连新移民说,花盖蟹和赤甲红哪如飞蟹吃起来那么过瘾啊!壳小肉少,肢肢角角,啃啊啃,也啃不到多少肉。可你们哪里知道,我们打小就是这样在吸吸嘬嘬中咂摸着海的滋味长大的,那种相生相伴的感觉是一辈子都怀念和不想丢掉的。

  花盖蟹能“拿”住大家的不仅是情感上的软实力,也有其自身的硬功夫。若你问大连人花盖蟹胜过飞蟹的地方在哪里,他们十有八九都会说,胜在那股鲜劲儿上。花盖蟹一般分布在10米~30米左右的沙质或泥质海底,生活的环境是温暖而盐度较低的海区,几乎都是野生的。

  所有吃蟹子的俚语都适用于花盖蟹,比如“八月蟹子顶盖肥”、“春吃尖脐秋吃圆”,是说阴历八月的蟹子是最肥的时候,而春天的公蟹(脐为尖形)个大肉嫩,味道最鲜,而秋天的母蟹(脐为圆形)脂肥膏满,吃起来最香。活的花盖蟹壳上是褐绿相间的花纹,待蒸熟后则变成红白相间的艳丽外表,所以它也由此得名。

  最常见的吃花盖蟹的方法是蒸煮,但我推荐的是最有特色的大连人吃法——腌花盖蟹。将活的花盖蟹清洗后,用海盐、花椒、大料、葱姜蒜、味精、香菜末和少许小红干椒碎腌上,如果不太喜欢腥味可少放点料酒,放入冷藏箱内腌一天一宿后即可食用。那是震撼灵魂的完全不同的另一种鲜,而且是在保有花盖蟹原始形态前提下的鲜香,仍然很适用“生猛海鲜”这个词。

  另有南瓜焗花盖蟹、生滚花蟹粥、香葱焖花蟹、苦瓜烩花蟹等做法,趁花盖蟹的上市季,食客们尝试一下吧!

  杂拌鱼 杂就杂在不是一种鱼

  杂拌鱼并不是某种鱼,而是一种吃鱼的方式或说是一道菜名。早年的大连渔民把捕获的大鱼卖掉后,经常会剩下一些小杂鱼,但又舍不得扔,就把它们放在一起炖,不仅不串味儿,反而更鲜。沿袭下来,成了一道很有名的大连海鲜菜。很多年轻的大连人对此已十分陌生,因此只能循着文字去回味那从前的鱼香了。

  小时候还兴供销合作社那会儿,物质虽未极大丰富,但一些生活必需品在合作社也都买得到。每到周末,大马车或拖拉机载着从农村采购来的鱼、肉、菜昂然地停在合作社狭小的院门口。听着喧嚣的人声响起,妈就会给我1角钱,让我拿着小铝盆去楼下排队买上1斤鱼或几块豆腐。我的同学孙云兴住我家楼上,他也会闻声冲下楼,不过不是去排队,而是趁那些卖货员卸货的当口,以高大的马头或硕大的马屁股做掩护,拽一捆儿芹菜或抓几把杂拌鱼,撒腿就跑。偶有运气不佳,被卖货员抓住,照腚上踹两脚,孙云兴就会假意干嚎两嗓,挤出几滴眼泪,卖货员也只好无奈放人。不过大多数时候孙云兴都能得胜而归。当晚,他家就会飘出鲜美的炖杂拌鱼的香味儿。面对着四个整天饿得眼睛发蓝的半大小子,父母对孙云兴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也可以理解了。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