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开海节开始倒计时……

    初秋的南风朝着太平洋西北岸拂面而来,丝丝凉意中夹杂着一点儿咸鲜,在城市的上空画了一个垂涎的圈,正是属于这个季节的大连味道。

    沿着南部海滨一水儿向东,在老虎滩渔人码头的岸堤上,安徽人陈大姐和老乡董冬冬,正在整修拉网用的网脚和吊门绳。从5月1日12时至9月1日12时,北纬35度以北的渤海和黄海海域,渔业辅助船与捕捞船同步休渔,熬过了整个夏日的空闲与期盼,离他们最忙碌且喜悦的日子,还有最后一周的等待。正如旧金山、悉尼、大阪、温哥华……这些著名的海滨城市都有享誉全球的渔人码头,老虎滩渔人码头正是黄渤海岸最原味的标签,从老老董到老董,再到董冬冬,祖孙三辈在这片不到一平方公里的渔港内世代为业。

    海湾里红蓝相间的木船,随风飘摇了百余年。不变的那片海,不变的渔耕方式,不变的新鲜味道,却也在岁月的更迭中轮转着些许改变。

    如今,老虎滩渔人码头停靠的50多艘中小渔船,几乎没有大连本地人参与劳作。安徽、山东、河南、黑龙江的外来客,成了这个百年渔港今天的当家人。渔耕劳作的单调乏味,看天吃饭的自然制约,近年来海产资源越来越稀缺,让不少土生土长的大连渔人无奈舍弃这片海,转身向陆,寻找新的生存方式。那些外来务工的“伙计”逐渐成了“船长”,又升级为“船主”。为了一份生存,更为了这份海的“诱惑”。

    陈大姐家里有80多岁的公婆和14岁的女儿,每次陪老公出海,是劳作更是坚守。今年三月,她有事回老家,每天傍晚6点都会给老公打个电话,那是平安回港的时间,只需听到一声“喂”,悬着一天的心就有最大的慰藉。“豆腐刘”的绰号在渔人码头要比“刘东”这个本名更响亮,曾经和母亲卖豆腐的他,现在和父亲一起成了船主。每天出海第一件事,就是朝着三山岛的方向,拍一张日出的照片传给家里的妻子,这是一天收获的期待,也是生活的方向。 夫妻、父子、兄弟、老乡......

    因为“出海”这份特殊工作而产生的那些牵挂,成了这个平静的渔港里和海浪一起涌动不止的情绪。面对深广无际的大海和不知何时而来的风浪,唯有亲情才是最牢靠的那根锚链。

    1972年7月26日,这是周传广和许多老渔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强烈台风突袭渔港,惊涛拍岸连耄耋老人都不曾见识,一夜过后,渔人码头里停靠的49条木船,只剩下3条,其中就有周传广父亲那条,多年出海经验,让他在停靠时抛下6条锚绳固定,木船这才化险为夷。见证了自然力量的无坚不摧,目睹了渔人家破人亡,渔港几近瘫痪,让周传广对这片从小生长的海心生敬畏。

    毕业后周传广没有继承父亲的衣钵,选择用另外一种方式守望这片海,守护和父亲一样的渔人。直至今天,周传广依旧用最原始的手工技艺维修渔船,40多年间,经他手修缮的渔船不计其数,但这种手艺如今在大连几乎找不到第二人。

    距离开海日越来越近,周传广手头的活儿也忙起来了,在渔人码头,人们看见戴着草帽和防护镜的老周,心里说不出的踏实。在港里久了,老周的生活节奏和渔民几乎同步,也同样期待着9月1日中午12时的开海。这份期待随着潮汐游走在小平岛,在龙王塘,在柏岚子……在2211公里海岸线的每一处。

    离老虎滩渔人码头5公里外的桃源市场,刘玉平每个早上都会将新鲜的活鱼摆上案头。现在不能拉网捕捞,只能靠小船钓鱼每天供给,休渔期鱼少价高,她对开海的期待丝毫不比渔人逊色。卖了十几年的鲜鱼,刘玉平真切感受到大连人对鱼的痴迷。市场上的鱼都是按品种分类,黄鱼、黑鱼、牙鲆鱼、小嘴鱼,海鲶鱼、大小黄花鱼……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