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上了失信“黑名单” 担心影响子女出国设法赔偿

  韩洪忠 静河

  本报讯 听法官讲被列入法院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将会影响子女出国受教育,谢女士短时间筹款19万元与申请人达成和解协议。今年8月7日,一起拖延数年之久的交通事故赔偿案告结。

  2012年,看到货运市场火爆的谢女士倾尽积蓄包了一辆大型货车,并雇用司机从事营运。

  2013年3月21日7时30分,谢女士雇用的司机李某驾驶大货车行至甘井子区营城子某路段时,反道超车越过道路中心双实线与对向驶来的由谭先生驾驶的面包车相撞,事故致李某死亡,谭先生受伤致残住院5个多月。2014年3月,谭先生为交通事故赔偿事宜在甘井子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015年1月终审判决除保险机构理赔外,谢女士尚需赔偿谭先生50余万元。2015年5月此案强制执行。

  经执行法官主持调解,谭先生和谢女士达成每月给付1万元的执行和解协议。2017年前,谢女士按月给付,但以后货运市场被新兴物流行业取代,生意不好,谢女士无力偿付。2018年5月,谭先生在联系不上谢女士的情况下到法院申请恢复执行。

  付拓法官接手案件后,通过网络查询,谢女士名下确无可供执行财产。谢女士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一直未露面。

  2019年7月,处处受限的谢女士终于感受到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及限制高消费的法律威力,身在外地欲回大连,结果购票受限,不得已只好乘坐较慢的交通工具历经3日得以回连。

  谢女士主动找付拓法官沟通。付拓法官更借机对谢女士进行普法教育。当谢女士当得知因自己的失信行为将会对欲出国求学的子女产生影响时,表示会尽快筹款。8月7日,谭先生与谢女士相约来到甘井子法院,最终达成了由谢女士一次性给付19万元给谭先生,双方赔偿案执行完结的执行和解协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