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岁的她给自己定个小目标!

  上世纪70年代末,一家四口在劳动公园合影。

  上世纪70年代末,一家四口在劳动公园合影。  ▲上世纪80年代初,全国上下女排热,参加铁路分局篮球赛。(后排左一为赵莲英)   ▲上世纪90年代末,老两口和小外孙女合影。  ▲1968年,王立君和赵莲英的结婚照。

  文 本报记者 徐瑾

  图 本报记者 高强翻拍自老照片

  

  74岁的赵莲英是土生土长的大连人。在刘家桥附近出生,福兴里一带长大,从16岁到大连列车段当了一名铁路乘务员,她在铁路干了一辈子。

  从列车员到广播员,从材料库到工会,从少女时代到甜蜜恋爱,从与军人男朋友短暂难得的站台会面,到成为一名妈妈列车员的早晚奔波……几十年倏忽而过,青丝变白发。始终不变的,是赵莲英的人生轨迹与铁路密不可分。“最初大连站只有4趟列车。”回忆起过往,赵莲英说,工作履历,让她亲眼见证了新中国成立以来,铁路运输的发展变化,她始终特别自豪。

  跟赵莲英交谈,能感觉到她是个特别爽朗的人,叙述总是伴随着笑声,年过七旬也依旧充满活力。2000年退休后,赵莲英继续在大连客运段关工委工作。“每次路过胜利桥北那栋二层小楼,我都忍不住多看它几眼。”赵莲英说,虽然现在客运段早就不在那里办公了,可那栋小楼见证了她的青春岁月,承载了她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A

  初中毕业的她:穿着妈妈的衣服做了一名列车员

  1945年,赵莲英出生在沙河口区刘屯(现刘家桥附近)一户普通家庭。父亲是山东人,年轻时闯关东来到大连,在饭店跑堂做伙计。同事看他勤快老实,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他。“我父亲专门去山东把母亲接来,两人在大连成了亲。”赵莲英是老大,下边6个弟妹。全家9口人,全靠父亲一人工资生活。彼时大连已经解放,一家人生活虽然穷困,但也和睦幸福。

  “我们家后来搬到西岗区振华街,就在著名的福兴里南侧。”赵莲英的童年在福兴里度过,父亲支了个小摊卖针头线脑,年幼的她经常在周围溜达。“福兴里特别热闹,我现在还记得,那里到处是小摊,还有打铁的,卖吃的,电影院,有说书的……”赵莲英家对面住着个盲眼的大爷,年少懂事的她每天牵着大爷的手,给他送去听书。“大爷过年还给我2元压腰钱。”回忆起70年前的往事,赵莲英说,那些年少时光总是历历在目。

  1961年,赵莲英从大连一中初中毕业,老师问她继续读书还是想去工作。尽管她是副班长,学习成绩好,但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她还是表示要去工作。于是,在一次铁路招工时,老师将她推荐上去,参加选拔。“我们学生一共录取了12名,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1961年12月1日,老师让我带同学们一起去报到。”

  赵莲英说,当时大连只有4趟列车,分别跑北京、哈尔滨、长春和沈阳,此外还有4条通勤列车线路,分别去往城子坦、旅顺、金州和甘井子,他们称之为“市郊车”。因为车次少,工作人员也少,胜利桥北那栋小楼,一楼是列车段办公,二楼则是工务段的办公室。

  16岁的赵莲英穿了妈妈的大襟衣服去上班,她满面喜色,穿着全家能找出来的最好的一件衣服。16岁的赵莲英还从来没坐过火车,她带着11名同学,迈进了胜利桥北一栋二层小楼的大门。没想到,她在这儿一干就是一辈子。

  B

  “在路上”的她:从列车员到广播员有苦也有甜

  赵莲英和同学们在这里进行了整整一个月的培训。可因为压根没坐过火车,培训结束了,有些事情她还是懵懂的。“当时就听老师说,每个乘务员管理一节车厢,4个车门。我就怎么也想不通,这4个门离多远,一个人能管过来吗?再说等火车车厢连到一起,这门不就对上了么?”74岁的赵莲英回忆到这里,仿佛又成了那个16岁的少女,忍不住哈哈大笑。

  在她的家庭相册中,珍惜地保存着一张大合影,那是大家刚穿上铁路制服时一起拍照留念。“你看这个衣服,是小立领,然后每一个扣子上,都有铁路路徽标志。”赵莲英指着照片一点一点介绍,那股自豪感和喜悦,隔着58年的光阴,依旧能感受到。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