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这个准空姐找到了生父

  25年前,昆明环城南路与民航路交叉口一带,米线店打工妹薛东琴与保安张勇偶遇,他们就此相恋,但一场口角后,俩人分手,再未相见。25年后,薛东琴的女儿张雪应聘空姐,通过了笔试、面试、体检等层层考核,但卡在了最后一关:政审。女儿张雪需要一张生父的无犯罪证明,可25年间,她和家人均不知其生父身在何处……

  年少早恋

  打工妹与小保安相遇

  薛东琴有兄弟姐妹5人,她是老三,人称小三妹。1994年,小三妹正是青春叛逆期,她瞒着家人,从云南镇雄县芒部镇老家,偷偷跑去了昆明。她有一个闺蜜,是老乡龚小燕。她们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昆明环城南路与民航路交叉口一带的五里多村某米线店打工卖米线。

  一个偶然的场合,薛东琴认识了在附近一建筑公司当保安的张勇。

  当年,张勇18岁。而今,张勇仍记得第一次与薛东琴相遇的情景。他说,那一次,他和同事在公司附近的东站闲逛,偶遇薛东琴一行人,只见薛冬琴“一头短发,脸胖胖的,嘴小小的”,正是他心目中的漂亮女孩。张勇不禁怦然心动,于是主动搭讪。这对年轻人就此相恋。

  不久后,薛东琴怀孕,怀胎两月时,俩人发生一次争吵,薛东琴一怒之下负气离去。

  张勇回忆,“那时我年纪轻,不懂事,还以为她会回来。”但薛东琴并没有回来。对怀孕一事,薛东琴担忧、害怕,不知如何处置。不久后,她生下一女婴,得到一个四川女子的照料。孩子四个月大时,她才敢将此事告诉家人,“父母开始时很生气,但很快接纳了这个孩子。”家人给女孩取其生父的“张”姓,又取“薛”音,以“雪”为名。

  张勇见薛东琴一直未回,自此失魂落魄。据他讲,1994年到1998年,他一直在建筑公司上班,并“疯狂地找了几年”。随后他辗转浙江、福建等地谋生,期间曾回到昆明菠萝村某家具厂做油漆工,前年还到过昆明市嵩明县杨林镇的桥梁工地务工。

  张雪则在薛家的悉心照料下成长,其小学阶段先后在云南昆明、红河州个旧等地就读,后外公对其要求严格,初中让其回镇雄老家就读。后来,张雪考上昭通市实验中学,继而又考入昆明理工大学。

  薛东琴告诉记者,女儿虽是在单亲状态下成长,但其乐观开朗,学习一直很自律,尤其英文极好。张雪今年大学毕业,先考了教师资格证,后决定应聘空姐岗位。

  关于生父的去向问题,张雪只在高中时问过薛东琴一次。薛东琴说,对这个问题,她实在难以回答,“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

  政审卡壳

  爸爸去哪儿了?

  张雪通过了一家航空公司的笔试、面试和体检,但最后的政审环节她遇到了难题。相关材料显示,那家航空公司的政审,需张雪出具本人及其生父、生母三人的“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

  整个7月,薛家都在寻找张雪的生父张勇。薛东琴隐约记得,张勇生于1975年后,似乎曾跟她说过是贵州省大方县人。于是,他们先到大方县公安局求助。一位姓孔的民警对此高度重视,先是对当地1974年-1979年段名叫张勇的人员进行排查,后扩大范围对1970年-1979年段进行排查,“一一比对,一个都不是。”薛东琴说。该局还将求助信息下发到各乡镇派出所,反馈回来了一些信息,“但都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张勇。”

  薛东琴又想办法联系上了已嫁到浙江的当年的闺蜜龚小燕。龚小燕告诉她,张勇可能是贵州纳雍县人。薛家继而向纳雍县公安局求助。尽管纳雍县公安局全力协助,但那个要找的张勇依旧没找到。

  薛东琴说,贵州大方县、纳雍县警方帮她排查了150多个生于上世纪70年代叫张勇的人,“有人怀疑‘张勇’是小名,或者他后来改名字了,当时我们都很绝望。”

  薛家决定到张勇当年工作过的东站一带寻找,可时过境迁,当年的那些建筑早已拆除,找起来费时费力,且毫无成效。他们继而找社区和派出所,甚至直接打110求助,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当时我们也想过找媒体,但又想,不要把动静搞太大。”薛东琴说。航空公司要求8月1日前开好证明,后见张雪情况特殊,同意将时间延长到8月7日。“遗憾的是,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时间就这样过了,我女儿只好又去应聘另一家航空公司。”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上一篇: 谣言粉碎机
下一篇: 谁给扶起来?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