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白天辅导功课晚上摆地摊赚的每一分钱都攒着上大学

  田雪姣真不舍得打开通知书。

  田雪姣真不舍得打开通知书。

  接过父亲递来的通知书,田雪姣脸上绽放起灿烂的笑容。

  接过父亲递来的通知书,田雪姣脸上绽放起灿烂的笑容。

  田雪姣  性别:女

  毕业学校:庄河市高级中学 录取学校:大连外国语大学

  高考类别:理

  高考成绩:564分

  文图 本报记者杨璐

  7月28日上午10点,日头炙烤着脚下的土地,树上的蝉此起彼伏地叫着。这种天气,人们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可田孝钢却在外面干着挥洒汗水最多的活计——装卸。按理说,年近五十、身患肝病的他早就不适合干这活,可家里患重病的老母亲等着吃药,何况要上大学的女儿还着急凑那万儿八千的学费和生活费呢。手机响了,接完电话,田孝钢满脸笑容,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俺姑娘的录取通知书来了,我去邮局取一下哈。”在他眼里,女儿的出息值得让他付出一切。

  A

  硬汉父亲说

  日子苦是暂时的

  当天上午,记者约田孝钢的女儿田雪姣采访,正好碰到田孝钢取回录取通知书。高考成绩564分(理科)的田雪姣被大连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录取。接过父亲递来的通知书,田雪姣脸上绽放起灿烂的笑容,“真是第一次看到录取通知书。”她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好长时间没舍得打开。

  除了欢喜外,这份通知书于她来说,还感觉格外沉甸甸的。之前,她查询到一年学费是8000元,这个数字对于一个欠了八万多元外债的家来说,是难以承受的。

  田雪姣的老家在庄河太平岭乡青林村,在她小时候,父亲田孝钢把她接到庄河市里租住在一处平房里,方便他打工,同时,能为她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母亲在老家务农,还要照顾患有肺癌的奶奶。三四年前,老人患病,家里人一直对她隐瞒实情,田孝钢每个月2000多元的工钱几乎都用来给老人买药了。前年年底,患有脑血栓的爷爷去世,生前为治病花去三万多,因此家里一共欠下了外债八万多。

  田孝钢的肝部有毛病,但具体问题一直没查出来,隔段时间就浑身乏力,病发作时他也一直坚持干活。“家里经济来源主要就靠我了,我是顶梁柱,必须撑起这个家,遭罪也得供孩子上大学,既然考上了,砸锅卖铁也得供!上大学后就好了,日子苦是暂时的!”

  前段时间,知道孩子被录取后,田孝钢第一个反应就是挨个给亲戚朋友打电话报喜,然后借钱凑学费。然而,亲戚朋友家里也都不宽裕,大家已经在尽力帮助了,这个帮田雪姣买上学用的箱子,那个帮她买衣服。

  B

    白天晚上都出去赚钱

  懂得知恩图报

  让田孝钢感到自豪的不仅仅是田雪姣的学习成绩,女儿从小到大就很听话,几乎没让他操过心。高考一过,田雪姣就四处找工作,帮家里减轻负担。经人介绍,她在一家托管班帮助学生辅导功课,上下午各两个多小时,每天有60元的收入。她嫌自己赚的少,又在亲戚的帮助下在网上批发一批防臭袜,晚上去人多的广场上摆地摊。一开始,她和远房姑姑一起摆摊,后来姑姑有事儿,她就硬着头皮自己去。吆喝是最难为情的,田雪姣憋足劲喊了出来,“看看袜子吧,七天不臭脚。”

  一双袜子进价快6元,卖7元,一双只赚1元左右。刚开始生意不错,一晚上卖出去20双,后来随着天气变热,大家几乎都光脚穿凉鞋了,一晚上卖不出几双。有次,有位女士拿了4双,但非要5元一双,经不住软磨硬泡,没啥经验的田雪姣赔钱卖了。就这样,从白天忙到晚上,她一天的收入也仅仅有六七十元钱。她没有舍得花自己赚的每一分钱,把它们攒下来留着上大学用。即使这样艰难,田雪姣懂得知恩图报。附近一家饺子馆老板人特好,常让她去免费吃饺子,田雪娇就经常帮助老板的孩子辅导功课,也不收钱。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