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手里的戒尺被谁夺走了?

  说起戒尺,好像很久远了,也许只能在博物馆里见到,或者在文学作品里。比如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回忆当年在三味书屋上学的老师时就写到:他有一条戒尺,但是不常用,也有罚跪的规则,但也不常用,普通总不过瞪几眼,大声道: “读书!”。于是大家放开喉咙读一阵书,真是人声鼎沸……那场景描写得很是有趣。那时,好像戒尺是老师的标配。遇到动口解决不了的,就轮到戒尺了,好像没听说有哪个家长为这事找到学校去,反而跟老师说:孩子交给你了,要打要骂由你……

  然而如今事过境迁,都9102年了,老师因为孩子作大了打几巴掌的事却总能引起围观起哄,一个不小心反过来挨了家长的揍,甚至弄丢了饭碗也不会成意外。最近山东一位女教师因为用课本抽打逃课生而被处理就闹得沸沸扬扬,过程一波三折,最后以有关部门撤销处理决定而结束,不过余音袅袅,人民日报都忍不住站出来说两句。

  简单梳理一下。今年4月,山东某学校杨老师因为两位学生逃课而用“课本抽打”学生,“造成不良影响”。学校先是对杨老师作出”停职、赔礼道歉、书面检查、承担诊疗费、取消评优、师德考核不及格、党内警告、行政记过”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处理,还令人匪夷所思地在7月初又“补了一刀”:扣发杨某某一年奖励性绩效工资、不再续签合同、纳入信用信息评价系统“黑名单”。教学成绩倍儿棒的杨老师的遭遇,引起了包括央视在内的舆论关注,最终在上月底,有关方面被迫撤销了追加处理决定。

  其实杨老师的遭遇并非孤例,有的更耸人听闻,令人悲愤:某老师因为对一女生罚站,而被孩子的警察父亲带走,在审讯室里关了7个小时!某老师因为管教学生引发师生冲突,在被迫向学生和家长道歉后愤而挥刀自残!一件件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教师俨然成为一个高危职业,老师在面对学生问题或问题学生时不敢管不愿管成为一些学校里比较普遍的现象,甚至还出现过老师跪求学生好好学习的场面。人们不禁要问:当年私墅先生手中的戒尺哪里去了?是谁夺走了老师手中的戒尺?部分“护犊”的家长和“宁左勿右”的有关部门难道不该反省吗?

  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俗话还说,教不严师之惰。没一个孩子的成长不是在敲敲打打的过程中走来,就像没有一棵小树不是经过修修剪剪才能成材。“教之严”没有适当的责罚是绝不可能实现的。网上有句话被大量引用: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深以为然。我们必须赋予教师适当的惩戒权,是时候给每个老师一把戒尺了,是时候让老师在需要的时候敢于使用这把戒尺了。

  最近新闻说,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教育部新闻通气会上表示,正在研究制定教师惩戒权具体的实施细则,将尽快出台。这是一个好消息,老师原来手中的“戒尺”又要回来了。不过,鉴于以往出现过的体罚悲剧,我们同时也希望这个细则能给惩戒权以可操作的“尺度”,以防止过度惩戒。

  我们翘首以待。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