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双胞胎弟弟双双打工想多赚点钱减轻爸爸负担

  高考成绩一公布,孙晓东就出来打工,希望负担些学费。

  高考成绩一公布,孙晓东就出来打工,希望负担些学费。

  最初打工的一个星期,可把孙晓东累坏了。

  最初打工的一个星期,可把孙晓东累坏了。

  姓名:孙晓东 性别:男

  毕业学校:

  瓦房店市第三高级中学

  录取学校:河南财经政治大学

  高考分数:552分

  高考类别:理工

  文本报记者栾光煜  

  图本报记者柳松杨

  7月29日上午9时,在位于瓦房店市区内五一路的一家饭店,还没到饭口,店内的服务员有的择菜,有的收拾桌椅板凳,有的拖地……此时我们要采访的主人公孙晓东正在双手握着拖把杆,专注地拖着地,“刚过来干活时,每天回家都腰疼,现在一点点上手了,感觉好些了”。7月初,高考成绩刚刚发布不久,孙晓东就来到这家饭店打工,一转眼快一个月了,“工钱一天70多元,一个月2200元左右,我打算一直干到开学报到前,为自己多赚些上学的费用,给爸爸减轻点负担”。

  A

  父亲自己要负担

  两个大学生学费

  在孙晓东的脑海里,妈妈的样子已经有些模糊了,因为早在小学三年级时,父母就离异了,此后,妈妈来看过他,但之后就没有音信了。“这次考上理想大学,父亲和爷爷都很高兴,可惜不知身在何方的妈妈分享不到这份喜悦。”说这话时,小伙鼻尖一酸。

  孙晓东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叫孙晓凯,哥俩的感情非常好,弟弟今年也考上了大学——辽宁师范大学。一下子要供两个大学生上学,这对于一般家庭多少是有些压力的,何况孙家只有孙晓东父亲一个劳动力。父亲没有固定工作,靠打零工贴补家用,“听父亲说,家里好像借了一些钱,有不少外债”。

  尽管农村人没什么文化,但孙晓东的父亲对两个孩子的学习十分看重。刚上初中时,哥俩所在的初中对口只能考长兴岛的高中,父亲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有更多的选择,勒紧裤腰带在瓦房店市区租了间房子,这样两个孩子便转到一所新的初中。中考时,孙晓东考入了瓦房店市第三高中。

  给父亲写信承诺

  “一定考550分以上”

  孙晓东的弟弟孙晓凯,初中毕业就读了师范学校,当时父亲的算盘是让两个孩子都上师范,将来当老师,工作不愁。可有主见的孙晓东认为,学师范将来不一定那么容易当老师,不能现在就把自己限定死了。于是,他在中考时没有听从父亲的建议,而是考了瓦房店排名第三的高中。

  高中期间,孙晓东学习很努力,但一段时间里,成绩总是在520分~530分徘徊。父亲了解情况后,有些着急,“你看看,当时要是听我的,念个师范多好,现在这成绩,考个好大学难啊”。父亲的话让孙晓东在心底憋了股劲儿,高三的一次家长会上,老师让给家长写一封信,他在信中跟父亲承诺:爸爸,不用为我担心,高考我一定达到550分以上,考上理想大学。高考查分那天,552分,孙晓东兑现了对父亲的承诺。最终他被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录取。

  假期哥俩都出来

  打工赚学费

  假期打工,似乎是一些贫困学生的“必修课”。可找工作并不容易,孙晓东就尝到了碰壁的滋味。最初,他应聘一家饺子馆的服务员岗位,当天同去应聘的还有三个小姑娘,老板让他们动手,看看都会做啥,结果几个女生干活都比他溜。可想而知,他被淘汰了。

  后来成功应聘了现在这家饭店,最初的一个星期,可把孙晓东累坏了,每天回家都腰酸背疼,客人不多的时候一般9点多就下班,但赶上忙时,可能到下半夜。

  弟弟孙晓凯假期也在外打工,是一家饮品店,距离哥哥所在的饭店十来分钟的路程。“弟弟出来打工比我还早,就是想尽可能多赚点钱”。因为弟弟一放假就打工了,哥俩几乎连一起出去玩玩的时间都没有。

  由于父亲常年打零工,无力照顾家中年迈的爷爷,孙晓东的爷爷住进了养老院。得知孙子考上大学的喜讯,爷爷高兴极了,打电话给孙子,“上学要带的牙膏牙刷啥的,还有平时常备的药物,我都给你们哥俩买好了,别再买重了”。爷爷语重心长地感叹,“这俩孩子可怜啊,八九岁就没妈疼了,现在都考上大学了,我和他爸的心总算放下了。”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