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有支“女童保护”公益团队

  林琳在甘井子区棋盘小学讲课。

  林琳在甘井子区棋盘小学讲课。

  

    文 军辉

  图据理想湖微博

  最近,新城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一案,让性侵儿童犯罪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焦点。

  看到这样的新闻,我们心痛、愤怒!

  然而,愤怒之外,我们是否可以做点什么?在大连,有一支“女童保护”大连理想湖公益团队,他们中,有的是媒体人,有的是大学老师,有的是企业员工……他们也是孩子的家长,他们看不得性侵这样的罪恶事件发生在孩子身上,他们行动了起来。成立四年来,这个十几人的志愿者团队已经深入大连100多所小学及街道、社区、企业,为24000多名学生及家长普及“女童保护”防性侵知识。

  A

  由愤怒到建设

  2014年5月,大连的槐花开得正好。

  槐香幽幽,本该是甜睡的一晚。可是这一晚,媒体人董晓奎失眠了,她的心被愤怒——无声的愤怒填满。这晚,她在网上浏览新闻时看到了一桩性侵女童的案件,女孩是广西省兴业县的一名留守儿童,父母长年在外打工,她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11岁那年,她被村里一位70多岁的老人强奸,此后两年,这个女孩至少遭受16人摧残……

  董晓奎也是一个女孩的家长,在女儿逐渐懂事的时候,她就开始嘱咐女儿一些事情。但是,“在偏远的农村地区,在那些留守家庭中,有没有人告诉孩子该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体?有没有人告诉孩子如果不幸发生了性侵害,应该怎么办?”越想越心痛。

  下乡办讲座,告诉孩子怎样保护自己的身体!

  知易行难。2015,又一个春天到来。董晓奎与好友张忠义聊起想做的事,张忠义说:“你们费那个劲干吗?北京有个‘女童保护’公益组织,人家有现成的教案,你们可以加入‘女童保护’,在大连给孩子们普及防性侵知识。”迅速与“女童保护”取得联系,2015年8月,“女童保护”大连理想湖团队成立。彼时,成员5名,除了董晓奎,还有4位妈妈。

  2016年,在大连市农业科学研究院上班的林琳翻起微信朋友圈,好友孙雪梅正不遗余力宣传“女童保护”。上大学时,她们一起在《大连日报》实习过。毕业后,林琳留在大连,雪梅前往北京继续从事媒体行业。2013年,全国各地曝出多起14岁以下女童遭遇性侵案例,全国各地百名女记者于2013年6月1日联合京华时报社、人民网、凤凰公益、中国青年报等媒体单位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雪梅就是发起人之一。

  是女性,是两岁孩子的妈妈,又差一点成为新闻人,林琳特别想做点什么。2016年8月,林琳加入“女童保护”大连理想湖团队。

  2017年,大连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副教授柴玥在新闻与传播学系的课堂上,与学生们探讨着近期发生的儿童性侵案件,愤怒,更感无力。

  作为一个教新闻的老师,作为一个8岁女童的妈妈,能不能为孩子为社会做点什么?恰恰好,在马东主持的《奇葩说》海选赛上,她看到了“女童保护”公益组织发起人孙雪梅的演讲。紧接着,她上网查了很多相关资料。她被这个组织的专业性与公信力打动。申请、面试,加入……

  就这样,有着不同职业背景的她们,在“女童保护”大连理想湖团队会合了。

  B

  安全教育可以这样讲

  “同学们好,很高兴今天给大家上一堂安全教育课,这堂课的名字叫‘爱护我们的身体’。”

  2019年7月16日,庄河鞍子山乡花院小学、圣亚希望小学,“女童保护”大连理想湖团队的老师带着孩子们从“认识我们的身体”开始,层层递进,给孩子讲如何分辨和防范性侵害、遇到性侵害时该怎么做、万一遭遇性侵害后该做什么。问答、游戏、情景剧……没有敏感词汇,更没有危言耸听,40分钟的儿童防性侵课程,在轻松大方自然中度过。

  当然,这也是一堂非常非常严谨的课,小到一个词语的运用,大到价值观的传递。

  比如,跟孩子讲到隐私部位时,老师会说:背心、短裤覆盖的地方是隐私部位,不能随便让人看和摸;同时,我们也不可以随便触碰别人的隐私部位,即使是小朋友闹着玩也是不可以的。“不能随便让人看和摸”,而不是“不能让人看和摸”,加上“随便”二字,是考虑到不可以把话说得绝对,从而影响到孩子未来对亲密关系的面对等。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