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我都是那道 “坚墙”外的陌生人

  “知道这条新闻不?浙江一个小女孩,被陌生人带走,出了意外……”我拎着手机,郑重地和女儿“官宣”着。结业考试后又是两天九科的期末考试,有些焦头烂额的孩子窝在沙发里,只是错愕地盯着我,没说话。

  我有些后悔——自己未能免俗:担心再有两年就要单飞的女儿,在和她宣扬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前几日,9岁女孩被陌生租客带走的事件霸占各大网站头条。传播的热度可谓骇人:阅读动辄上百万,评论起码几万条。随着不幸发生,网友的意见也更趋激烈:一类是对可能嫌疑人的声讨,一类是教孩子的监护人(主要是爷爷奶奶,其次是父母)“做人”。说牵动国人心实不为过。虽说事后反思实属必需,然而,事件的纷纷攘攘之后,对于陌生人的更加不信任和过度恐慌难免会成为一道全社会范畴的新疮。

  陌生人,大有等同于欺诈、奸邪、暴力甚至恐怖之势。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剧情依旧在迷雾阴霾中延续。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患上了欺骗恐惧症,我们被无数次教训告诫,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而现实又强化了这个版本的判断。每个人都不愿意轻易把信任赠送给别人。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社会总体信任指标低于60分的及格线,出现了人际间不信任扩大化、群体间不信任加深等新的特点。

  陌生的电话果断按死,陌生的搭讪毅然拒绝,陌生的面孔迅速删除。街市里、地铁上,你我她他,彼此的面孔愈发冰冷淡漠。每个人,似乎都佩戴起隐形的防护甲衣。北京公安局不久前建立了个人经济案件的回访机制,旨在减少案件中个人的经济损失。回访的电话,除了拒听就是质疑,打电话的多数警员几乎都有被骂哭的经历。对“陌生”的怒怼,可见一斑。

  我和几个喜欢旅游的朋友曾经在一起喝茶分享彼此的旅游经历。说到最大的感慨,我的记忆是,不管是东南亚还是北美、欧洲、南美洲,你都会听到很多来自陌生人的“hello”。在美国自驾时,洛杉矶圣莫尼卡海滩外,一个陌生的“美国佬”主动引导我们抵达要找的汽车营地。一个小时后,老伙计居然返回营地,看到我们一切顺利才放心离去。在秘鲁的特鲁西略,一个印第安小伙子笑呵呵地帮我拎着包找到落脚旅馆,却婉拒了我递过去的钞票。

  于我个人的经历而言,与国人一样不太愿意随意与陌生人搭讪的,还有我们的北方邻居。

  新加坡学者郑永年曾在文章中说:中国没有“柏林墙”,但由高强度的“不信任”砌成的墙却存在于社会各个群体和各个角色之间。正是这种情形的高度不确定性,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演变成为一个“人人自卫”的社会。

  谁也不信任谁,人人提防相互欺诈,社会的交易成本正急速提高。未来的社会更重要的是信任。去坐陌生人的车就有了滴滴,去住陌生人的家就有了Airbnb。有了信任才会有共享经济。 正如我在前面讲过的那样,某一日如果你我迷路了,也许最该信任的就是身边的陌生人。与其兀自胡乱寻觅,何妨大胆依着陌生人指引的方向前行。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