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宪军:我是一个老飞手

  星海湾和跨海大桥夜景。

  星海湾和跨海大桥夜景。

  无人机航拍下的星海湾俯瞰。

  无人机航拍下的星海湾俯瞰。

  文/记者刘爱军 图由受访者提供

  这是一个年龄仅是个位数的新名词,无人机控员,又称为飞手,大连目前有4000多名飞手,今年65岁的王宪军就是其中的一位。短短两年里,他的无人机曾逡巡大连海岸线,曾放飞姑苏城外,拍片无数,享尽眼福。王宪军笑言:“高科技不仅是年轻人的专利,也属于我们中老年人。”

  几天前,记者叩开老飞手王宪军家的大门。

  飞手要守规矩

  记者见到王宪军的第一印象,和实际年龄相比,略显年轻,精气神十足。

  “哎呀,太遗憾了,想飞起来让你看看,可是现在不行。”王宪军急着想“炫技”,原来,这几天恰逢达沃斯年会在我市举行,一连十天都有限飞令。这几天,王宪军所在的飞手群不乏抱怨声:“我的机器又要吃灰啦”等等,老王马上发声规劝:“限飞十天一点不多,万一出事,受到伤害的还是这个群体,咱要做一个守法公民,这是最起码的。”

  王宪军有两架无人机,小的,白色的,有路由器大小;大的,灰黑色的,能有一本杂志大小,小的是入门机,大的高端一些,一高一低,双机搭配。

  老王说他喜欢上无人机不过四年。

  王宪军说从小就喜欢无线电技术,参加过少年无线电班,后来从军30多年,在部队里也从事过通信专业,所以对新技术有一种好奇,乐于钻研。离开部队后,他一边照顾年迈的父亲,一边忙里偷闲通过电脑学习各种软件,三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互联网上发现了一款无人机,“2000多元,拿下!也不能整天陪老人在家呆着,就经常领着父亲到户外活动活动,也顺便开开飞机。”

  王宪军说,台湾地区的飞手们把我们这类民用无人机称为智能空拍机,这个表达很准确,无人机其实就是能在空中进行拍摄的机器。老王总结出操控无人机的两大乐趣:“第一就是放风筝的乐趣,只不过这是一只电子风筝,第二就是拍照的乐趣,可以从空中多角度拍摄,特别适合大场面,极具震撼,能带来极大的愉悦,单这个特殊角度,足以秒杀所有单反照相机。”

  无心插柳帮上别人    

  在风和日丽的天气,老王最喜欢站在海边,操控无人机缓缓升空,目送它飞向大海,越飞越高,通过遥控拍摄,将海天景色尽收眼底。海岛主题是老王空拍的最重要题材,棒棰岛,东、西大连岛,二坨子岛,在他的镜头下变得不再那么平面,如身临其境,立体多维,清晰可见。

  老王还是他们徒步健身群“御用拍手”,群里的很多活动都带上“宝贝”,记录活动的精彩画面,同时再配上音乐,忠实地记录下朋友们的欢乐时刻。“配乐、剪接和后期编辑都是我在陪父亲时学的,那段时间在体会亲情、恪尽孝心的同时,也让我静下心来,学习了很多新的知识。”另外,像“手动刷锅”、希区柯克悬疑等无人机拍摄手法,他也运用自如。

  王宪军为了提高技术水平,认真钻研无人机技术,外出但凡见到飞手,都不耻下问,虚心求教。他不仅熟练掌握了无人机的操作技能,而且对无人机的发展进步、技术原理、性能特点都能了如指掌,“过去,人们一提无人机,总觉得高大上,其实,无人机是高科技的产物,智能化程度很高,掌握起来并不难。”

  去年春天,他在同朋友们到旅顺徒步时,在当地的一家养老服务机构落脚,这家养老机构的工作人员听说他是无人机航拍飞手,就让他有机会帮忙拍几张俯瞰的照片,老王一口答应,几天之后,他就送来了近百张空中美图。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下一篇: 大连嗑儿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