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伴47年的“老伙计” 他们的爱情在日子里

  文 金帛

  我学龄前的绝大部分时光都与爷爷、奶奶在一起,我不是一个被迫如此的留守儿童,只是单纯地喜欢他们和被他们所喜欢。在我所有的童年记忆中,有关二位老人的部分鲜活且完整,我总要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将其翻找出来,去看看他们曾经拥有的到底是不是爱情。

  二位老人的结合源自于一场死亡,邓家奶奶新嫁了几个月便在爷爷家病故,于是我奶奶才来此与爷爷共历新生。爷奶婚前并不认识,更别谈了解,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据说他们当年所认识的字加起来也就三五个,当然他们也从不讳言自己是个大老粗。这两个大老粗就靠听戏文和评书咂摸世间的道理,他们用行动告诉我,绝不可看轻他们的婚姻,因为他们有极端单纯和执着的精神世界。

  结婚之初的日子里没多少蜜里调油,倒满是劳作中的晚睡早起。我奶奶的婆婆在辽沈战役中死了儿子,于是蛮横地连村长也不放在眼里。她将我奶奶的妯娌们一个个从身边赶走,其中一个还硬给撵回到娘家去。这“恶婆婆”偏偏允许我奶奶和爷爷住在家里,各位便能够想象究竟是怎样程度的勤劳才能将她打动。我有时对奶奶说:“你那时就不早起,她能奈你何?”“那怎么行,不能让别人因为懒说你,我和你爷爷就是要用勤劳在这个家里站稳脚跟。”这两个“粗人”就用了别人最不屑的勤劳,加入这个旧社会包办婚姻的脚本,写了个结实的、不凄惨的结局。

  头几年的家里,粮满仓,豆满囤,我奶奶却对爷爷说:“离开农村到矿山去,去当个工人……”我爷爷多少是有些不愿意的,但是终归听从了奶奶的建议,毕竟有勤劳这一技能傍身,走到哪里都充满底气。他们的儿女在多年后总要感谢母亲的强势和父亲的听从,强势用对了地方,结果也是不差的。

  年少时的早晨我都是在忙碌声中醒来的,奶奶在喂鸡,爷爷则去园子里侍弄土地。他们有计划有步骤地配合天气完成自己的耕种,共同商量哪个园里种什么,哪个地方建什么。我童年最原始的优越感就是来自于那个不漏雨的房顶,双层的鸡食槽子和热乎乎的炕头。爷奶从小被无知愚弄,却绝不用成年后的狡猾愚弄生活,大到一间房,小到一个窝。盖旱厕的时候,两位老人说:“要盖就盖个像样的,别蹲下露头,站起来露腚。”后来的日子里,爷爷盖好的厕所被太多人光临过,人们爱它的不捉襟见肘,爱它的主人们在外面种下的玉米,此处,是一番有尊严的天地。

  我在爷爷奶奶五十多岁的时候加入他们的生活,享受他们用变老来陪我成长。他们那时互称对方为“老伙计”,我以为这是一个类似“同志”般的词汇。成年之后,在贾平凹先生的《带灯》里,我又遇到它,于是慢慢开始体会它所代表的美好与长久。在我的印象中,爷奶不因为家务分配而争吵,也互不侵占彼此听评书、天气预报和京剧的时间。夜幕下,爷爷打开25瓦的电灯,和我奶奶商量究竟是先吃新米还是陈米。我奶奶没空搭理他 ,因为她要用嘴加工我吃过的苹果核,然后背起我在地下跑几圈。后来,我爷爷病成一个药匣子,我奶奶则有几分似她婆婆的跋扈。儿女们看了几年爷爷的宽容和奶奶的挑剔,都认为他们之间没有爱情。

  遭遇了十多年的病痛,我爷爷死了。奶奶常在过年的时候偷偷地哭,然后给我讲讲她老伴的好处,她把怀念献给了相伴47年的“老伙计”。我与她聊的是家常,她与我聊的却是一生呢。我能说他们没有爱情吗?不,他们的爱情在日子里,这爱情至死不休。

  征稿

  启事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你的爱情曾走过怎样的历程?你们的婚姻曾有过怎样的故事?本版现推出“爱情婚恋故事”征稿,你的爱情故事,父母的爱情故事,朋友同学邻居的爱情故事皆可,让我们一起共享那些情感和岁月,1200字左右,最好随文一起发来真人照片。投稿邮箱:19414195@qq.com。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