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例捐献者 是名90后退伍军人

  姐姐替田福全拭泪。

  姐姐替田福全拭泪。

  当兵时的田福全英姿飒爽。

  当兵时的田福全英姿飒爽。   (此图为受访者提供)

  文 图 本报记者

  常婷

  “当时我姐差3分考上重点高中,如果不是家里穷,拿不出钱来自费……”他突然满脸涨红,眼皮子也红了。7月4日上午,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二部血液科,前一刻他还跟电视台记者开玩笑,“你把问题先抛给我,我想好了回答,能掐的就掐了哈。”可谈到唯一的亲人姐姐,激动得一句话没说完就泪目了,坐在身旁的姐姐为他拭泪,自己也红了眼眶。

  田福全,一个坚强的汉子,一个善良的孩子。他是90后,退伍军人,我市第40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曾为了照顾重病的父母放弃军营梦,如今为救一个陌生的白血病患者耽搁考研复习。他面对记者说起自己的事儿跟白开水一样,可一说到姐姐,再坚强的外表也包不住那颗柔软的心了。

  A

  刚刚走出悲痛的他

  义无反顾帮助陌生人

  田福全出生在瓦房店农村,母亲是一位残疾人,常年生病,父亲务农,家境贫寒。他从小就很懂事,5岁就跟着大人下田干活,上学后怕母亲起得太早,也怕浪费粮食,初中三年几乎不曾吃早饭。2011年他考上了大连职业技术学院,学校通过了他的助学申请,他在接受资助的同时也勤工俭学,用自己挣来的钱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在校期间成绩一直在全专业名列前茅,曾两次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和国家二等助学金等。大学期间,田福全参加过无偿献血活动,之后又光荣地加入了中华骨髓库,成为了一名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

  一直以来田福全都有一个参军梦。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应征入伍。在军队服役接近尾声时,他原本希望继续军营梦,但天不遂人愿,在距离退伍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姐姐打来电话告诉他父亲患肺癌晚期。捂着被子哭了半宿,他决定放弃考军校、签士官,退役回家照顾父亲。2016年9月,田福全退役回到家中全力照顾父亲,然而祸不单行,一个月后母亲查出患了脑胶质瘤,也是晚期。全家到了崩溃的边缘,姐弟俩携手救治父母,到后期家里的积蓄、姐姐的积蓄、他的退役金、筹集的善款几乎全砸了进去。无论怎么挽留,2017年的6月和9月,父母还是相继离开了人世。田福全为此消沉了一年,父母不在了,退役后前途渺茫,未来如何面对?当得知自己与一名白血病患者的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的时候,他刚刚从失去双亲的悲痛中走出来,也刚刚规划自己今后的人生。他姐姐告诉记者,弟弟万分激动地告诉了她这个消息,她支持弟弟的选择,她为弟弟感到自豪。

  B

  救人不能等

  考研时间可以自行安排

  在田福全陷入失去双亲的悲痛和人生的迷茫中之时,一个战友的建议像一束光一样照进了他的生命。他决定考研,立志成为一名高学历人才,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让父母能够含笑九泉。如果不是这次造血干细胞的捐献,他现在就不是躺在病房而是在自己租住的小房子里为考研复习。他早已制定了一整套生活、学习的规划,老家卖果树的钱和剩下来的一些退役金是他目前的经济支撑,“每个月租房子500元,每天吃饭控制在10元钱,我自己做着吃,一天就吃两顿,安排好了一年用不上2万,能支撑我考完研,考完我就立刻出去打工赚钱。”他对记者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如果活着不能为了梦想奋斗,会很压抑的。”

  可梦想还是耽搁了,他又一次义无反顾踏上挽救他人的路途,这一回是救陌生人。得知配型成功后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对记者说:“复习的时间可以自行安排,救人的时机不能耽搁。”他对姐姐说:“一点事儿没有,放心。” 在一篇自述经历的文章中,田福全开头这样写的:我童年天空的颜色是灰色的,生活的味道是苦涩的。文章的结尾他写道:由于我的奉献,可以救他一命,使我感到无比的自豪。从小父母就教导我,要做一个感恩的人,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要做一个贪图享乐的人,我谨遵父母教诲。

  谁是“最美家乡人”,请你来推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