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父亲

  我和父亲的合影。

  我和父亲的合影。

  文 李扬 图由作者提供

  今年的7月5日,是我的父亲去世一周年纪念日。在这个难忘的日子到来之时,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去年的7月5日,我的父亲走了,走得是那么的安详,但又特别的使人不舍,令我及家人们非常悲痛。86年的人生之路,从此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的父亲李裕华,1948年7月参加革命,1992年12月离职休养。他从大连工学院追求革命的莘莘学子,到担负一定责任的领导干部。他长期从事党的理论教学工作,多年讲授中共党史。

  父亲离休后,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保持了脑勤、腿勤、笔勤的好习惯,坚持看报、读书、写作。他经常写一些诗文。2018年5月,我张罗着把父亲的这些小册子汇编成了《岁月印记》,他特别高兴,并赠送给亲朋好友。他说,编写这些诗文,总的想法是激励自己,缅怀亲人,启迪后代,不忘恩人。

  父亲共有3个子女,我排行老大,两岁时得了小儿麻痹后遗症,致使双下肢瘫痪,双拐和轮椅伴我走到了现在。我的人生之路,始终倾注着父亲无限的爱。为了治疗我的腿病,父亲曾四处奔波,寻医问药;为了解决我的工作问题,父亲更是到处协调,求助各方。当得知我与吕世明等一些优秀残疾人要筹建大连市残疾青年协会时,他表示大力支持,积极帮助沟通相关部门,并提出了许多好的建议和意见。1983年8月13日协会正式成立那天,父亲作为家长代表参加了成立大会并发表了感言。在协会成立10周年、20周年的纪念会上,父亲又分别应邀代表家长到会并分享了感受。当他了解到我在工作中取得一些成绩时,感慨万分,勉励我:希望你在今后的征程中,走得更稳健;在工作中更加不骄不躁,谦虚谨慎;生活更加幸福,更加注意保护自己的身心健康。

  父亲的一生,虽然有坎坷,也很辛劳,但他更是幸福的。他78岁时,便四代同堂了。父亲生活十分简朴,粗茶淡饭,节衣缩食了一辈子,对物质没有奢求,对精神充满渴望。父亲生前从不会轻易给他人添麻烦,就是他在病危的时候还念念不忘缴纳党费,并再三叮嘱一定按照他的遗嘱办:去世后除近亲外,一律不发通知,不办告别仪式......要安排好各自的生活,相互帮助,和谐相处,对个人、家庭负责,为社会努力尽责。

  安息吧!敬爱的父亲,您去年春节写的福字还熠熠生辉,您那爽朗的笑声还不时在耳畔响起,我们会永远怀念您!

  (作者系辽宁省残联副主席)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