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爷们儿每天往返100多里地照顾妻儿

  吴振昌在大医附属二院照顾儿子。

  吴振昌在大医附属二院照顾儿子。

  凌晨4点,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的住院部亮起了一盏灯,吴振昌按时起身,给病床上患胰腺癌的妻子做早饭。他的眼睛是红的,又是一夜没睡。自从6月13日,爱人住院手术,他就很少能睡着觉。

  凌晨6点,大连地铁1号线千山路站即将迎来首班车,吴振昌在站台上,要到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给身患白血病的儿子送早饭。他的两个膀子疼得不敢动,拎个饭盒都要不断来回倒手。6月12日儿子突然肺部真菌感染,连续10天高烧40度,全身麻木没有一点儿知觉,他一天至少要给儿子按摩五六个小时。

  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儿子、爱人相继得了绝症,今年63岁的吴振昌感到自己要崩溃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倒下,这娘俩的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必须鼓起勇气,让他们活下去……”快到中午,他在附属二院做好饭,安顿好儿子,赶回三院给妻子送饭,傍晚时先给妻子喂饭,再返回附属二院照顾儿子,直到深夜10点乘坐地铁末班车回到三院,给爱人洗脚、洗脸安顿睡下……每天都要这样往返100多里地。

  

  “爸,救救我!”

  在大医附属二院血液科,患者吴畏有些与众不同。他今年35岁,2016年10月2日查出髓系M1型白血病,当时国内两个专家都给他判了“死刑”,但是他不能死,他还有一个刚满百天的儿子。“我不怕死,对我来说死了比活着轻松,可孩子不能刚出生就没有父亲。”在每天与死神抗争的血液科病房,吴畏是求生欲最强的一位患者。

  与其他患者不同,吴畏的陪护家属主要是父亲一个人。近3年来,别的患者都是家人轮流来陪护,只有他的父亲吴振昌是天天在医院。医护人员们都说,吴振昌的白血病医疗知识和护理能力堪称专业水平。“儿子充满渴望的眼神望着我,他不止一次说过‘爸,救救我’,叫我怎么能放弃呢!”

  病友们都说,吴畏能活到现在,是吴振昌给了他第二次生命。骨髓移植手术,是父亲给儿子提供的骨髓。手术后的排异期,也是父亲陪着儿子九死一生。皮肤排异、肠排异、肾排异……每一次排异都如同去了一趟鬼门关。“儿子曾在医院躺了200多天,不吃不喝,全靠输液维持,全身结了一层一元硬币厚的血痂,体重从原来的180斤瘦到现在的80斤。”父亲吴振昌说:“皮肤排异,儿子全身严重脱皮、瘙痒难忍;肠排异,儿子拉肚子严重到每天坐在坐便上6个小时;肾排异,儿子尿血,小便都能疼昏过去……”

  

  肺部感染,50万难倒硬汉

  白血病患者骨髓移植术后没有免疫力,极容易细菌感染,照料起来需要格外细致小心。吴振昌把这个艰巨的任务扛在自己肩上,三年来没离开过儿子1个小时,晚上就在儿子病房搭个折叠床,一天只睡2、3个小时。“我和老伴儿都退休了,她身体不好,现在还得了癌症,儿媳妇要出去工作和带孩子,家里还有老父亲,90多岁了,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这个家只能我扛。”

  6月12日儿子突然肺部感染,给吴振昌重重一击。“这次肺部感染很厉害,医生告诉我,常规的消炎药已经不起作用,必须使用进口药,至少要消炎30天,大概需要50万元。”吴振昌告诉记者,看着儿子每天顽强地与死神抗争,他却被这50万元难住了。“眼睁睁看着儿子拼命挣扎,却没钱买药帮他渡过这次难关,心里的难过没法儿表达。”

  记者了解到,白血病的治疗通常为3年临床期、5年康复期。吴畏前期治疗已经花费近200万,挺过这次难关,他也许就有生的希望,顺利进入康复期。最近,医生们轮番找吴振昌谈话,医疗费跟不上,儿子、妻子都有危险。“我不敢想象,也接受不了,最害怕的就是那一天到来……”他说,儿子生病以来,他们一家是在很多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才坚持到了今天。如今又是生死关头,他要再搏一次,希望能继续得到社会的关爱和支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