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垃圾分类前先学会给欲望分类

  上海的“垃圾分类”可把太多小伙伴吓坏了,这几天只要在公共场合看到垃圾桶,就会自动开始盘算:塑料杯是有害垃圾,剩下的半杯粥是湿垃圾,筷子到底是可回收呢,还是干垃圾呢……

  连刚刚结束的达沃斯论坛都为全球垃圾处理问题设了空间会议,可见这并不只是我们的难题,而是地球人人都要面对的问题。

  但我觉得,在学会垃圾分类前,要先学会给欲望分类。垃圾分类容易,无非就是努力背下那张表嘛;难的是欲望分类,而分类后的处理,更难,和欲望较力,人类从来胜算不大。

  这些天老妈生病了,每天只吃清淡的食物,然后就是坐在阳光房里吸天地精华。在她的节奏变化下,全家的生活内容向着基本面迅速下调。人的活动一旦放缓和减少,一个从没想过的问题不容置疑地顶在了眼前——家里的东西怎么这么多?

  两米多长的大餐桌上堆着无数瓶瓶罐罐:喝茶的、喝咖啡的、喝酒的、配茶的、配咖啡的、配酒的……而老两口每天使用的只是桌子的三分之一,端来端去也就那么两双筷子四五只碗碟。

  厨房里更是可想而知的从地面摞到天棚,车库里还封存着煎烤锅、酸奶机、豆芽机、煲汤机……回想买下它们的时候,我无不斗志昂扬、信誓旦旦,拿回家就发现根本没有时间享受这些细化功能。本来还安慰自己,等退休就有时间好好享受生活了,可是老爸老妈的真实经历告诉我,这就是一勺真正的伪鸡汤,因为当你照顾自己都成了问题,还能去照顾那些东西?

  又想起一篇一直被热转的文章,作者是一位即将卖掉房子、搬入养老院的老人,面对攒了几十年的全套红木家具、百十来把紫砂壶、几十瓶名酒、还有岫玉、和田玉、核桃,葫芦、菩提子、小金条等等一屋子珍藏,她感慨:我只不过是看一看,玩一玩,用一用,它们实际上只属于这个世界,轮番降临的生命都只是看客。

  离开的时候,她面对着如山的服装只拣了几件得劲儿的;厨房用品只留了一套锅碗瓢盆;书挑了几本还值得看的;紫砂壶选了一把称手的;再带上身份证、老年证、医疗卡、户口本、银行卡,足够了!

  可这些和垃圾分类有啥关系?当然有关系——垃圾的堆积是一种可怕,不是垃圾的堆积难道不更可怕?一屋子的宝贝都不是垃圾,却与你无关,想要捐献不够档次,留给子孙,子孙还有自己的欲望要满足呢……

  在这个时代,欲望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当你想要对它动手的时候,才会明白什么叫“肌无力”。各种娱乐软件主要就是帮着我们种草-拔草-种草-拔草;某宝一直号称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搜不到;而一个优秀的产品设计师其实设计的是欲望,把可能有的欲望提前填满,把本来没有的欲望设计出来。

  我试着给自己的欲望分分类,看看哪些能进入垃圾桶。那些原始欲望吃喝拉撒睡,这得允许我一直带到坟墓里;那些刚需欲望比如出行、穿衣和学习这类,似乎也都有存在理由;其实浪费最多的就是享受型欲望了,不过这都还算是主动欲望,还有两种欲望是完全被动的:被他人刺激出来的虚荣欲望,和被产品设计师勾引出来的透支欲望。我准备先把后两种扔进有害垃圾桶,然后开始与享受型欲望的长期斗争,并争取渐渐占个上风。

  对垃圾分类管理的罚款,不是在罚垃圾,其实是在惩罚我们太放任的欲望。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