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买卖信息”的“黑产链条”

  个人信息被打包销售。

  个人信息被打包销售。

  记者和个人信息贩子对话。

  记者和个人信息贩子对话。

  文 首席记者 万恒   图 本报记者 张瑜

  “您最近还在关注股票信息吗?我们这里有荐股服务”“有没有资金需求,需不需要贷款?”“XX楼盘,位置优越价格实惠”……日常生活中,很多人都接到过这些“自来熟”的电话、收到过发自陌生号码的短信。细思极恐的是,这些和你从无交集的陌生人,往往能精准喊出你的姓名、甚至能描述出你近期的活动轨迹,仿佛隐藏在暗中的一双眼睛盯了你很久……

  近日,我市法院宣判的一宗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或许能解释你心中的疑问:8176条个人信息成为明码标价的商品,经过两次转卖,电话号码成了“通信营销”的凭借,甚至成了骗子行骗的“温床”……记者调查发现,这类信息贩子仍在通过社交媒体、微信群等各种方式招徕生意,还有人既当买家,又当卖家。包括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信息在内,动辄以万计的公民个人信息被打包交易。

  A

  案例披露

  8176条个人信息

  被两次“倒手”

  如果不是法院判决书披露了这条“黑产链条”的一角,李军(化名)至今无法想象,自己的姓名、电话号码和身份证信息竟然“像猪肉一样被卖来卖去”。近两年时间里,李军的电话几乎成了各种垃圾信息和广告推销的“热线电话”。“很明显,是有人把我的个人信息对外泄露了。”李军说,但如今需要填写各类个人信息的场合众多,究竟是从哪个渠道泄露了信息,他毫无头绪。

  近日,大连法院集中判决了一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例。李军这才弄清楚自己的信息是从哪个源头被泄露的——法院判决书显示:自2016年开始,在大连甘井子区一家公司工作的女子侯某,将她从工作渠道获得的8176条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提供给女子耿某。这其中就包括了李军等人的信息。此后,这8176条被“倒手”的信息在耿某处再次被“转卖”,流入郭某手中……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样的案件近年来在我市多次发生。“信息黑市”之所以屡禁难止,根源在于购买个人信息的市场需求巨大。

  B

  黑产链条 “我是买家,也是卖家”

  “做电话销售的,需要购买个人信息;干荐股配资的也需要个人信息;至于那些网贷公司、卖高仿奢侈品的、推销网络赌博软件的,甚至干各种网络诈骗的,都需要‘精准定位’的个人信息。”提及个人信息买卖这一黑产链条,大连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风控经理王先生毫不讳言,他也是这一链条中的“环节之一”。

  王经理称,以网络金融公司为例,在电话获客阶段必须获取大量有效电话号码,而且需要掌握号主的个人信息,从而进行用户画像,有的放矢的设计推销话术。根据购买信息的精准度和内容含量不同,收费也不一样。“最贵的是精准定位信息,一条个人信息要卖到5元钱。普通只包括电话号码和机主姓名在内的信息,单条价格一般不到1毛钱。”王经理说,至于互金公司所必需的个人征信信息,售价较贵,通常一条在1元钱左右。

  王经理透露,在买卖个人信息的“黑产”发展之初,信息来源多为电信运营商、地产、保险经纪等机构从业人员,从他们手中“买信息”已成潜规则。“比如一个新楼盘开盘,装修公司马上会到地产营销公司那里‘有偿截取’客户数据。”但随着监管日趋严格,如今购买信息的主要渠道来自于网络——通过技术手段盗取网站数据的黑客成了主要的信息卖家,买家则包括各类中介、培训机构以及互联网金融公司等,也不乏从事诈骗活动的。

  然而,“我是买家,也是卖家。”王经理告诉记者,在这一黑产链条中,买到信息后转手出售,从而降低成本的情况屡见不鲜。所以这样的局面就成了常态:你的手机接到了一次贷款推销电话,此后股票推销、网络博彩信息、“买卖走私车”的各种信息就会接踵而至。

  C

  记者暗访

  近万条信息售价一千

  根据王经理的推荐,记者联系上了通过QQ群出售个人信息的“苍狼工作室”。对方声称,掌握大量大连地区的公民个人信息资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