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四合宵夜故事开始

  文 军辉  图为资料片

  暮色四合,江湖冷暖,宵夜开席。

  《风味人间》之后,又一部美食纪录片《宵夜江湖》引爆网络。第一集“生猛的沈阳”,碳烤猪心、烤板筋、烤鸡架……看得你直想穿越屏幕直达目的地,然后按图索骥狠吃一通。

  不过,那个做美食节目的媒体人陈晓卿早早就说过,好吃的不仅仅是食物,更是人。那些店家主人,个个充满人格魅力。

  不过,这一次,我们不聊店家,我们聊聊吃宵夜的人。暮色四合,他们的故事又是如何?

  一个人

  电台大嘴,大连听众再熟悉不过的美食达人。

  称得上美食达人,定是嘴刁、见过世面的,如香港的蔡澜,北京的陈晓卿,上海的沈宏非。

  大嘴,亦是嘴大哈四方。新东方渔人码头,各种广式点心、叉烧,还有蒸龙虾,多少个夜里,杯盘轮转,熟人相撞,把酒言欢;山东路、刘家桥,还有五四路和成仁街交会处……花式烧烤林立,花生毛豆、羊肉大串、辣炒蚬子、锡纸鲫鱼……大声说笑大声干杯,这样的喧腾热闹,才是人间,火辣辣的有血有肉的人间;还有拉面馆,水仙、兄弟、清香、川鲁………热气腾腾的拉面上桌,一大筷子捞起,呼噜噜下肚,酣畅。如果再来点酱鸡爪、酱鸡脖或是大骨棒,完美。此时,如果再有一姑娘进来,一身睡衣坐定,慵慵懒懒、闲闲散散地吃上一碗面,夜色顿时添了温柔。

  原来铁汉也柔情!

  柔情铁汉,爱人间烟火的喧嚣,也爱日剧《深夜食堂》里的孤独沉静。尤其是《深夜食堂》讲牛油拌饭那一集,看得这位大汉大清早热泪盈眶。硬汉说,“食物吃到最后,吃的不仅仅是味道,更是回忆、人。”

  让硬汉流泪得是怎样一个故事?补习一下:“刻薄的美食评论家正夫,深夜到访深夜食堂,偶遇每周四都会来店里点一碗牛油拌饭的五郎先生。五郎先生每次都会把牛油埋到饭里一小会儿,再淋一点点酱油,吃过之后轻弹自唱一首《函馆姑娘》作为酬谢。原来五郎先生是正夫姐姐律子的初恋情人。因为家里的反对,他们被迫分开,而那一碗牛油拌饭也是律子经常做给五郎先生吃的食物。因为牛油本来就有盐分,所以只需要加一点点的酱油……故事的结尾,五郎先生回到了函馆,找到了律子。两位老人漫步在黄昏的街道上,牛油拌饭的味道一直都没有改变。”

  大嘴的“深夜食堂”又在哪里?母校辽师附近,王翰大串。

  很多个忙碌疲惫的深夜,大嘴一个人开着车就过去了。

  和老板打个照面。来啦?来了!

  串不必多,几瓶啤酒,仨俩小菜!

  最近过得挺好的?嗯,还行………

  夜越来越深,越来越静。白日里的那些波澜躁动,被这寂静揉碎、抚平。

  两个人

  人对了,世界就对了。能一起搭伙过日子的人,如此;能一起做事的人,如此;能一起吃宵夜的人,也是如此。

  宵夜的快乐,在舌尖,更在彼此会意深有共鸣的你一言我一语。

  王儿和张儿,曾经的单位同事,一度的深夜饭搭。马不停蹄的夜班之后,两人迅即投入觅食大军。辣子鸡、酸菜鱼、白米饭;香菇、毛肚、手擀面;猪颈肉、蔬菜卷、青杏饭团……明星八卦、家事烦恼,两瓶啤酒下肚,内心深处的爱与恨,怕与痛,也和盘托出。吃饱喝足聊透,各回各家,遗憾不能各找各妈。摇下出租车车窗,外面霓虹闪烁,这世界也变得亦真亦幻起来。

  就这样,她们一起走过人生的30、40。不惑之年,张儿辞职远行,20岁不曾去过的大城市,40岁去了,这股子勇气怎么说都值得点赞。偶有归来,宵夜继续。新见识、新思维、新碰撞、新成长,当然少不了新八卦,聊完笑完之后,不忘叮嘱:千万别外传哈!

  流水一样的时间,将两个女青年催成两个女中年。身板渐厚。就像《圆桌派》马未都马爷说的那样,判定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是否年轻,就看身板的薄厚。胃口渐小。春天时见面,一顿火锅宵夜,俩人明明只吃了一丢丢,就觉得饱胀,当年不吃到肚圆不罢休的二位直感慨:廉颇老矣,廉颇老矣!

  好在让人高兴的是,再见面,过去的那些谜题,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大变局之下,她们似乎比过去更坦然更从容。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