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从来就不是疲惫中年的解药

  电视剧《小欢喜》刷了屏。高三的特殊阶段,真实的剧情台词,获得了很多观众的身份代入——“这不就是我们家那会儿吗?”虽然剧中董文洁是公司中层,宋倩是补课名师,更别提季胜利这个一区之长了,比我们普通人高了几格的人物设定,依然躲不过疲惫的中年——叛逆期的儿女,不省心的老人,危机四伏的事业,一路火花带闪电。

  所以中年人格外娇贵自己。

  犯困了就得睡,渴了得喝热水,紧张兮兮地保持体重,没事抄经插花,时刻提醒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特别是不能动气!前有手举保温杯的前摇滚鼓手赵明义,今有《乐队的夏天》录制了一半要回家睡个养生觉的朴树。“中年阶段可能是在自己这辈子里最容易崩溃的阶段。你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被人需要,所以更加不能给自己添麻烦。”泰戈尔说,“人到中年,会放弃虚幻的世界和不切实际的欲望,总是把它局限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中”。

  所以剧中方圆为了孩子作息要早起一小时,母亲刘静患了癌症要瞒着孩子。学会走下坡路,是中年父母的必修课。在这个过程里,孩子从来就不是家庭的解药,不制造炸药,就已经是修成正果了。孩子与父母,终究是要越走越远,走成两条平行线,遥遥相望,各自安好就行了。哪怕是求得孩子的理解,有时也是奢望。我的大学同学说,他第一次理解父母,是高三毕业后。考完试才知道从小把他带大的奶奶早在五月便已在抚顺老家去世,全家瞒过了他。为此他一个暑假摔锅打盆不理父母。临上大学前到老师家告别时,依旧在抱怨父母的残忍。老师说:“你父亲没了妈,每天早上照常做饭送你上学再去上班,一切如常。你觉得是你难还是你爸难?”同学从此告别了只关注自己的青少时代,心理上一步迈进懂得与慈悲的成人世界。

  孩子不想当解药,父母也千万别拿孩子当救命丸。人际关系里有个专业名词叫“过度纠缠”,在父(母)子关系里,尤其会表现为父母对孩子的不放手:离了我你能行吗?这事儿怎么没请示我?!孩子不是你的希望,他只是他自己的希望。孩子也不是你的财富,他是时间和未来的财富。老父亲老母亲在这段关系和缘分里的妥协和牺牲,说不上伟大,但弥足珍贵。

  中年人自己的解药,就是经营好自己下半生的欢喜。远离大悲大喜,而是滋味绵长,不要烈火烹油,只要有那些个密密匝匝的小确幸,不落下人生一场场的小欢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