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二孩家庭遇上青春期

  2015年,国家全面实施二孩政策,4年过去,越来越多二孩家庭中的老大进入了青春期。于是,很多的问题冒了出来。就如电影《快把我哥带走》所展现的矛盾,被血缘决定的手足,会因不成熟的成长阶段,而对彼此的存在、父母的态度感到抗拒、疏离。当二孩家庭遇上青春期,父母和子女该如何一起处理、化解诸多心理困惑?

  自述

  很多次幻想,

  弟弟不存在

  一切就好了

  “为什么你们就对我这么冷酷?为什么弟弟的各种要求你们就能随便答应?”晚上10点钟,站在宿舍走廊尽头打电话的大二女生张洋洋,情绪越来越崩溃。这是一个月中她第三次和妈妈大吵大闹了。

  手机那头,妈妈还在说着什么,张洋洋听不下去,狠狠地把手机丢到地上。室友们闻声冲出来,安慰哭得浑身颤抖的张洋洋。她们知道,争吵导火索一定又是因为比张洋洋小9岁的亲弟弟。

  张洋洋本以为,远离家乡上大学,就能摆脱弟弟给她中学时代造成的阴影了。然而,并没有。

  “看《快把我哥带走》时很有共鸣,我也幻想过很多次,要是家里没有弟弟的存在就好了。”

  当张洋洋上初高中时,年幼的弟弟还处在幼儿园、小学阶段。“我们俩成天就是一个字:抢。会抢电视,我要看新闻,他要看动画片;会抢零食,对半分之后,通常我吃了四分之一,我弟已经全部吃光了,就来抢我的”。

  每当和弟弟产生摩擦,妈妈一定会说的口头禅是:“你是姐姐,要让着弟弟。”张洋洋很抵触:“我小时候谁也没让着我呀?”

  再长大一些,张洋洋觉得弟弟争抢的不只是电视和零食,而是未来。“高一暑假学校组织去省会城市游学项目,爸爸不让我去,说浪费钱也浪费时间;高二我感觉学物理吃力,想上辅导班,妈妈也不答应”。

  需求屡被父母拒绝,张洋洋对弟弟怨念加深:“虽然弟弟也不是要啥有啥,但我就认定爸妈不公平,重男轻女!”

  怀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念头,决定去很远的城市上大学,成了张洋洋熬过高中的最大动力。但结果证明,之前没解开的心结,继续成为大学时代绕不开的障碍。当父母拒绝自己暑期外出交流,而要在家看顾弟弟时,张洋洋彻底爆发了:“弟弟又不是我要你们生的,为什么牺牲的是我的前途?”

  案例

  与父母决裂,未成年女孩

  成了抢劫犯

  关于女儿的未来,王雅明设想过无数种可能性。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竟然会去抢钱!

  不久前,天津市一个犯罪团伙以预谋设计的“仙人跳”套路,利用一些男性的猎艳心理设计圈套,对其进行敲诈勒索。他们在市内不同区域频繁活动,先后作案7起,抢劫财物2.8万余元。经公安侦查,将涉案6人全部抓获,其中有一个未成年少女,便是王雅明的女儿李然然。依据刑法有关规定,6名被告人犯有抢劫罪,不满18岁的李然然虽可酌情从轻处罚,但也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十一个月。

  在看守所,李然然始终不愿与父母交流,办案法官一次次与她长谈,才慢慢打开其封闭的内心。原来,这个孩子的心结,在几年前父母生下二孩时就有了。

  那年李然然13岁,本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备受宠爱。父母忙碌地工作,换来女儿衣食无忧的优越生活。后来,弟弟出生了,忙乱的父母把从前跟大女儿交流的时间都用来照顾二宝。李然然觉得父母对自己的爱被弟弟夺走了,她开始表现出明显的异常,动不动就发脾气,放学回家就总是把自己关在屋里,拒绝跟父母说话。

  然而,因为家里多了个小宝宝,原本工作压力很大的父母一时间手忙脚乱,没有顾及到女儿的心理变化,只是一厢情愿地觉得大女儿可能是到了青春期,有些叛逆,闹闹情绪过些日子就会好了。

  无声的反抗并没有换来父母的关注,反而不时招来批评和训斥:“你都上初中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给你吃好的穿好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父母的态度让李然然更加坚信,他们的心都在弟弟身上,根本没人在意自己的感受。李然然跟父母的争吵越来越频繁,亲子之间的裂痕越撕越大。

  连她自己也说不清,这么做到底是因为赌气还是想引起父母的注意,总之她总想着从这个家离开,跟父母决裂。自从这个念头冒出来以后,她开始天天不着家地在外面玩,后来甚至无心上学,初三一毕业就辍学了。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